潘石屹我盖房子赚了很多钱但是拍照片这事儿…

潘石屹我盖房子赚了很多钱但是拍照片这事儿……

  农产品期货交易流程

  自从完成了在陈晓卿面前谈美食,在手工耿面前玩手艺的连击操作后,斜杠跨界硬核老潘已经习惯并喜欢上了这种“班门弄斧”的作业方式。

  今天,在招商蛇口主办的”跨界·凝视2019年蛇口影像论坛“现场,主办方特别邀请到两位特殊嘉宾与老潘聊影像聊跨界:

  肖全——可能是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从80年代起,他开始用相机记录时代人物,在他镜头下的三毛、崔健、姜文、杨丽萍……都呈现着最本真的姿态。

  张梁——登山探险家。18年时间,实现“14+7+2”中国登山第一人壮举。作为“登山界里最好的摄影家”,以独具视角呈现14座8000米以上山峰、七大洲最高峰以及南北极点的壮丽之美。

  中国在过去4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那蛇口就是窗口里的一个眼睛。记得我是1987年到蛇口来,第一次到蛇口的时候,我记得有两个广告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想这就到了蛇口。

  A:我个人觉得在我肖像中非常重要的一张照片是崔健。崔健用他的摇滚给我们有很大的精神鼓舞。他给很多年轻人种下了一颗特别重要的种子——独立的,用自己眼睛观看世界。过去我们就是一颗螺丝钉,没有个人,都是集体。崔健是非常有思想的一个人,他的眼睛凝视远方时,那双眼睛正是他希望看到的未来,这些年轻人走上了音乐的路。我觉得更多的人开始思考自己,思考未来。我觉得崔健那张照片对我来说挺重要的。

  A:“全家福”的思想就是全世界的人都像一个大家庭的视角,如果每一个人的背景、出生、肤色不重要的话,社会就能和谐。改革开放40年时间最大的体会是我们要融到世界中,世界要接纳我们,我们就能进步。在这个世界中,你要把自己独立出去,一个人要把你独立出去跟世界分开,你寸步难行,生活不能自理。我认为影像的力量更应该是进步的力量,是促进团结合作的力量。这是我对影像的看法。

  A:我会选择比较小巧、瞬间掏出来可以拍摄,便于携带的相机。因为寒冷问题,我要带很多块电池。在8千米攀登过程中,哈一口气的哈喇子都会把羽绒服冻在一起,无法打开羽绒服,但是必须打开,所以要冒这个风险,除了要记录这个瞬间之外,更多是想让大家看到8千米的风景,很多人可能一辈子看不到的美景。

  很早我就知道他在拍摄,还在SOHO现代城的时候潘石屹就跟摄影有关系,就在拍摄,而不是今天仅仅看到的这些。所以我觉得他不是一时拍脑袋想拍的,而是一早就在拍照片。

  这些他的朋友们,他们坐在椅子上面对潘石屹拿着摄影机拍他们,可能有些会有一点点的小紧张,但是瑕不掩瑜,我们依然能够看到这群企业家的风采,即便潘总在网上对他的照片有特别谦虚的描述,我们依然觉得这些照片很多是精彩的。

  肖全:北京当兵的时候,我爸寄了180块钱给我,1980年我在大栅栏买了一台海鸥205,后来我的书里有好几张重要的作品都是这个机器拍的。

  潘石屹:我是在蛇口买的。我记得是1988年的中秋节,买了一个傻瓜相机,一百还是二百块钱,记不清了,就是一个长的,一拽就开了的,这是我买的第一部相机。

  张梁:在03年我应该是第一次自己采购相机去攀登珠峰,跟王石一起,那时候也是太随意了,也没太把攀登珠峰当回事,就买了一个美能达的相机,在华强北买的,这跟深圳都有痕迹,

  A:我做了两件事:盖房子赚了很多钱,拍照片到现在为止,我自己没有赚一分钱。可是通过拍照片架起了一个桥梁——爱的桥梁,募集的资金接近1000万,这些钱资助贫困教育、贫困孩子。“美丽中国”等慈善拍卖都是拿着我的照片拍卖,拍卖所有的钱都捐了。当然,拍卖后我说了一句话“这个钱跟我的照片没有关系,不是我照片的价值,而是你们爱心的价值”。

  A:很多人担心我,你做这些业余的事情太多,会否做不好本职工作。我的回答相反,现在不管做任何一件事,商业上的事,并不是生产大量的产品出来,现在产品的生产能力远远的足够,你要在商业上成功一定不要忘记要创造美、追求美。你做的木工、摄影会提高你美的鉴赏能力、创造能力。一个人想做一件事可能做不好,如果做一做别的事情,可能会提高你的本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