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又躺赚概念股两只涨停1只月内已翻倍有什么

徐翔又躺赚概念股两只涨停1只月内已翻倍有什么事?

  ,该股月内涨幅已经超过116%,为本月内涨幅最大的股票。而在此期间,仅5月9日发布过筹划转让股权的公告,且并未形成具体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康强电子曾是一只地道的徐翔概念股,直到现在泽熙6期仍持有康强电子5.11%的股权。

  更让人好奇的是,5月28日,另一只更为正宗的徐翔概念股——大恒科技亦涨停,而且从近期走势来看,在5月份大盘走势偏弱的情况下,该股大部分时间都在上涨,月内涨幅近30%。在大恒科技的带动之下,28日另一只徐翔家族控股的宁波中百(维权)也出现大幅冲高的情况。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徐翔在2015年11月1日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附近被警方控制带走,至今将近三年半时间。2017年1月23日,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被告人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被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并处罚金110亿元。那意味着,徐翔若没有减刑的线年之后才能出狱。而若有减刑的话,则可能在未来某个时点出狱。只是,目前关于徐翔出狱的消息仍停留在传闻和推理阶段。

  28日,康强电子和大恒科技两只徐翔概念股双双涨停。前者,月内已经翻倍,为五月份A股涨幅最大的股票;后者,月内涨幅约30%。在这样一种弱势行情当中,这两只股票一起走强,的确出乎很多市场人士的意料。

  康强电子涨得有点突然。该公司曾于5月9日晚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股票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经向公司各持股5%以上的股东问询,普利赛思及其一致行动人回复:正在筹划转让所持贵司股权的事宜。截至目前,本次股权转让事项尚未形成具体方案,尚未与任何一家投资人签订意向性协议,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5月10日,有市场投资咨询机构表示,康强电子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类半导体封装材料的开发、生产、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各类半导体塑封引线框架、键合丝、电极丝等。经过十余年发展,公司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塑封引线框架生产基地,年产量达160亿只,同时也是国内第二大的金丝生产企业。公司2019年力争实现营收13亿元。

  然而,若是炒自主可控,就基本面而言,也轮不到康强电子,市场上比康强电子技术好的公司并不少。但股票炒起来是挡不住的,28日康强电子再度涨停,股价有奔向历史新高的意思。

  今年3月,大恒科技曾因边缘计算拉出过四连板,随后大多数边缘计算概念股都走向了低迷。大恒科技在经历一段调整之后,5月再度崛起,股价亦有要创年内新高的意思。5月7日晚间,大恒科技公告称,包括董事长鲁勇志、董事黄玉峰、董事兼副总裁王学明、副总裁何建国在内的4位高管,计划于公告披露的6个月内通过上交所允许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等),增持不低于500万元,不高于1500万元,且此次增持不设价格区间。

  公开资料显示,这4位高管不少是泽熙系旧部,如鲁勇志曾任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研究副总监,王学明还是泽熙系掌控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的独立董事。这是泽熙系核心高管在徐翔出事后的第一次公开操作。

  两只股票虽然走牛,但大股东股权皆被冻结。据两家公司的公告显示,这两家公司大股东的股权皆已被冻结:

  大恒科技4月27日早间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2019司冻0326-04号),公安部门向中登上海分公司送达了《协助冻结通知书》(青公(经)冻财字[2019]469号),继续冻结公司控股股东郑素贞女士持有的公司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冻结期限自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冻结期限两年,本次续冻包括孳息(指通过中登上海分公司派发的送股、转增股、现金红利)。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控股股东郑素贞女士持有本公司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29.75%,被司法冻结股份12996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本次司法冻结之前,郑素贞女士所持本公司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已于2015年11月9日被司法冻结;于2016年4月12日被轮候冻结。郑素贞女士为徐翔之母,故市场一直认为大恒科技是地道的徐翔概念股。

  康强电子5月14日午间公告,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公司第一大股东宁波普利赛思,及一致行动人熊基凯持有的公司20.71%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普利赛思、熊基凯、宁波保税区亿旺贸易有限公司、宁波凯能投资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截至公告日,普利赛思持有公司股份5693.02万股,全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9.72%;熊基凯持有公司股份286.88万股,全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0.99%。据康强电子一季报显示,目前华润深国投信托·福祥开放式新股申购4号信托(别称“泽熙6期”)仍持有康强电子5.11%的股权,历史上,该股亦带有比较强的“徐翔”属性。

  按照康强电子这种走势,徐翔即使身在牢狱也是躺赚。2014年5月,康强电子完成实际控制人变更,熊续强入主。康强电子成为银亿系第二家上市公司。不过,就在银亿完成控股2个月后,泽熙开始大量买入康强电子。2014年10月10日,康强电子披露,华润信托·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已持有公司5%股份,触发举牌。

  据当时价格估算,徐翔购入康强电子的成本不会超过6元/股,而今股价已到18.85,也就是说,浮盈收益已超过200%。

  康强电子并非徐翔躺赚的第一股。今年1月8日,“央企退市第一股”ST长油重新回A并迎来首个交易日。重新上市首日暴跌,退市后重新上市第一股,徐翔狱中亦躺赚,浮盈近5000万。

  2014年11月24日,新纪元与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书”,将其所持有的大恒科技约1.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52%)转让给郑素贞,转让价总计12.02亿元。在不触及30%要约收购线的情况下,郑素贞成为大恒科技第一大股东,新纪元只保留1.14%股份。按现价来算,亦有浮盈。在很多小股票创历史新低的情况下,徐翔概念股的表现堪称坚挺。

  目前,市场关于徐翔出狱的消息虽然有,但并不太多。从其母亲的股权冻结日期来看,大恒科技股权冻结至2021年3月25日,徐翔提前出狱虽然存在一定可能性,但概率并不是特别高。究竟后面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大瓜”,让我们拭目以待。

  什么游戏赚钱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