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906999.com蜗牛最暴露年龄的7本书我打赌一半的

www.88906999.com蜗牛最暴露年龄的7本书我打赌一半的90后都会中枪

  放到读书界,小蜗立马想到的是:读过这些书的人至少25岁,还有一批已生娃。

  比如小蜗学生时代打发时间的7本书,大概以后的人,都不会懂老阿姨和大叔当年怎么爱得这么疯了。

  蜗牛2周年了,小编第一次深度自曝:这些,我线、《三重门》首次出版日期:2000年

  揭开80后青春文学大幕的《三重门》,写一个学生的升学和高中日常,挖苦围着分数转的应试教育、学生里的官场风气,狠到读者很解气。不管你是不是考试的胜利者,都或多或少能感觉到共鸣。

  但到了如今,已凭电影拿下10亿票房的韩寒坦白承认,“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我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什么好学的”。

  金蝉子和如来打赌神佛能不能决定人的命运,西游成了一场被精心安排成自杀的谋杀。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这本“网络第一书”里的金句,走在大街上喊个开头,包管前面有人转头,给你接全下半句。

  身患重病的年轻女人与中年男人相遇在拉萨,相约去墨脱寻找他的一个女教师旧友。在旅程的终点,男人的好友早已去世,她却意外被这场旅程治愈。

  改名庆山后,她在《夏摩山谷》里写不同时空三个女人的追寻之旅,找不到真爱、结婚后不甘心…女人的烦恼,依旧要靠自己一步步想个明白。

  马伯庸这本早期的小说,重新脑补历史的无数可能性,已经能看出许多《三国机密》的风格了。

  人兽杂居的永安城里,穷途兽寻找着绝望,英年兽容易早逝,悲伤兽一笑就死…身边的人都是兽,那我呢?

  这本书看得小蜗曾经一度怀疑人生,不知道怎么从这种心情里走出来。后来再看她《平乐镇伤心故事集》,日常与奇幻色彩的川西小镇童年生活,对话又是满满的四川豆瓣酱味儿,现在还能一秒想起来。

  真的记不清是第几次看这几本书了,从初中到大学,大概有8、9年了吧。顾漫的书算是我接触的第一本言情小说,之后林林总总也看了许多,可是,只有顾漫的书会给我温暖的感觉,传达出来的情感和平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从二次元虐到三次元的学霸+颜值CP、七年后的破镜重圆、献血引发的总裁重点“关照”…

  小蜗当年最喜欢《微微一笑很倾城》,红衣女侠的形象太吸粉。现在也最想不开:同样都是打游戏的少女,为什么我打得烂,还单身至今?

  而小蜗第一次听说它,是因为男主上了网文渣男排行榜前三名…以至于如今拍了电视剧后,被读者总结为“渣得人尽皆知名声在外”。不过,看完番外,你可能会少骂他几句。

  2001年拿过新概念文学奖的张悦然,现在在人大教创意写作,依然在坚持写书,对死亡的描写变得温和。2002年同样拿过新概念文学奖的郝景芳,如今已经是清华博士,还是用《北京折叠》拿下雨果奖的科幻作家。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卖字画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