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高管操纵期货市场触发危机远大控股年报遭问

前高管操纵期货市场触发危机远大控股年报遭问询

  销售什么比较赚钱

  远大控股(000626)发出年报问询函,就公司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衍生品金融资产及涉及负债相关事项,公司前十大客户与前十大供应商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3大事项做出问询。

  远大控股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净亏损1.9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3.91亿元,同比下降252.34%。远大控股一季报显示,公司第一季度净亏损2919.68万元,上年同期盈利9590.25万元;营业收入为147.7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6.79%。此外,控股股东远大集团有1.5亿股质押,约占其持有股票的七成。

  凤凰网财经调查发现,远大控股落入如今境地,原因收购远大物产管理层持股时,给予过高溢价。远大物产管理层为完成业绩对赌,现货亏损的情况下,在期货市场上违规操作,最终引来有关部门调查。

  针对子公司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的后续影响、远大集团所持7成远大物产股权被质押等问题,凤凰网财经致电远大控股董秘,未能获得回应。

  5月1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远大控股发出年报问询函,就公司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衍生品金融资产及涉及负债,公司前十大客户与前十大供应商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3大事项做出问询。

  2018年4月12日,公司披露《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公告称公司子公司远大物产接到辽宁省抚顺市人民检察院的电话,告知远大物产涉嫌操纵市场案,远大物产控股70%的子公司远大石化已将5.60亿元扣押款划至有关部门指定账户。

  深交所首先就“远大物产涉嫌操纵市场案”做了相关问询。鉴于远大物产为公司核心经营主体,深交所请公司详细说明上述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是否存在除扣押款外的对公司财务报告的影响,请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同时,说明目前远大物产日常经营活动的开展是否受到该事项影响,包括但不限于远大物产期货衍生品等开户、交易、交割等活动。

  此外,2017年公司累计为远大石化提供担保额度12.6亿元,实际提供担保4.8亿元。鉴于远大石化已将5.60亿元扣押款划至有关部门指定账户,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被担保人最新的财务数据、经营状况详细评估被担保人的履约能力,上市公司担保责任履行的可能性及风险。

  根据公司内控自我评价报告,远大控股将上述事项认定为存在非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相关认定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并分析说明目前的内控制度及其执行情况是否有效以及未来具体整改计划。

  其次,深交所就公司衍生品金融资产及负债做了问询。公司年报显示,2017年末衍生金融资产金额为3609.78万元,衍生金融负债金额为1.5亿元;衍生金融资产和衍生金融负债为公司之子公司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在期货经纪公司和电子交易中心从事衍生金融工具投资期末持有的合约价值;衍生品投资情况中期末投资金额为718,293.06万元。远大控股需根据《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第7.2.22条的相关要求,在年报中对已经开展的衍生品交易相关信息予以补充披露。

  此外,公司客户和供应商之间疑存在关联交易。公司年报显示,前五大客户中第三大客户为“中国石化化工销售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第四大客户为“台化塑胶(宁波)有限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第二大供应商为“台塑+台化”,第三大供应商为“中国石化”。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公司第三大客户和第三大供应商,第四大客户和第二大供应商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如是,请明确说明关联关系的构成,公司对存在关联关系的客户和供应商进行交易行为的合理性和定价公允性。

  同时,深交所请公司列示最近三年前十大客户和前十大供应商及对应的销售、采购金额,说明前十大客户、前十大供应商与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前十大客户和前十大供应商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5月11日,公司发布《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远大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之2017年度持续督导意见》。《意见》显示,除远大物产2015年-2017年业绩承诺未完成,交易对方需履行业绩补偿义务的补偿金额未确定外,“如意集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远大物产48%股权,并向远大集团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交易各方,已按照公布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方案履行或继续履行各方责任和义务,无实际实施的方案与已公布的重组方案存在差异的其他事项。

  远大物产前身为浙江远大贸易公司,成立于1994年7月,是远大集团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石化、塑料、天然橡胶、有色黑色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同时,远大物产是如意集团(远大控股前身)的全资子公司,如意集团一直谋求将远大物产全部股权收入囊中。

  多位接近远大物产的人士表示,远大物产的大发展与其创始人和早期灵魂人物沈志宏有密切关系。

  据宁波当地媒体报道,1984年,沈志宏从浙江工学院毕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二轻工业研究所,工作后曾有出国培训、学习经历。当地媒体报道称,打定主意要做外贸的沈志宏首先看到了进出口经营权的稀缺,通过朋友的帮助,获得了北京远大集团的授权。在1994年,沈志宏在宁波创立浙江远大贸易公司,将宁波外贸业务员组织起来,提供通道,迅速在宁波外经贸系统内树立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浙江远大贸易公司改制,并更名为浙江远大进出口有限公司,改变原先远大集团单一持股的状况,引入13名管理层股东,合计持股48%,其中沈志宏和金波各持股12.5%和3%,远大集团持股降至52%。沈志宏向当地媒体表示,之所以发生改制,是因为管理层向远大集团提出申请。改制完成当年,远大集团将其持有的浙江远大进出口有限公司52%股权,转让给在深交所上市仅三年的如意集团。

  而在此笔转让前,远大集团旗下四家企业已潜入如意集团,在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后,2000年,远大集团控股如意集团,如意集团实控人变为远大集团董事长胡凯军。由此形成了远大集团—如意集团——远大物产三级股权结构。

  远大集团控股如意集团后,如意集团本身业务发展并不出色,有媒体曾探访如意集团连云港总部发现,如意集团厂房沦为租赁仓库。在如意集团的年报中,多年来一直称核心经营主体为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据一位接近远大物产的人士介绍,如意集团沦为空壳后,外界一直猜测,管理层持有的48%股份何时注入上市公司,但因为远大集团与管理层没谈妥,导致剩余股权迟迟未注入上市公司。

  远大物产在改制完成后,发展迅速。在沈志宏的带领下,浙江远大的销售额从1999年的15亿元上升到2008年的180亿元,利润从1999年的2000万元上升到2007年的15000多万元,年均净资产报酬率超过58%。2008年,沈志宏辞去浙江远大董事长兼总经理职位。对于辞职原因,沈志宏对外解释称:“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打算提早退休,开始享受人生。”不过,宁波一位私募人士推测,沈志宏辞职主要是因为远大集团迟迟未能将远大物产管理层48%股权装入上市公司,因此沈志宏希望能够将自己创立的浙江前程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独立上市。

  2016年1月19日,如意集团重大事项终于浮出水面,其宣布收购远大物产管理层剩余48%股权。直到5月11日公司发布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意见》,距远大集团持股52%注入如意集团,已经过去了19年。

  公司2016年1月19日的公告称,如意集团计划以每股44.36元的价格定向发行6714.16万股股份并付现金5.26亿元,用于收购金波、吴向东、王开红等管理层持有的远大物产48.00%股权。这意味着,远大物产整体估值达73亿元,较2015年8月末的经审计净资产6.41亿元溢价达1039.54%。

  在高溢价的同时,管理层也给出了远大物产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8亿元、6.46亿元和7.51亿元的承诺,三年合计达19.55亿元。若达不到承诺,管理层将进行补偿。

  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公司投资收益以及期货及电子交易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高达4.93亿元、17.92亿元和19.08亿元。以此计算,远大物产现货业务盈利分别为-3.78亿元、-9.4亿元、-8.05亿元。

  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远大物产销售收入分别为451.94亿元、456.37亿元、554亿元,销售收入增幅有限;而同期远大物产2014年、2015年分别实现期货交易收益16.5亿元、18.30亿元,相比2013年的5.95亿元,增幅在两倍左右。公司2014年期货交易合约公允价值仅4707.96万元,2015年8月末为12609.15万元,增长了近两倍。靠在期货市场上的操作,最终远大物产2014年和2015年的净利润暴涨。

  “如果不是因为高额业绩承诺,估计远大物产在期货市场上操作不会如此激进。”宁波一家期货公司负责人李明(化名)表示。

  2016年8月,因投资玻璃期货1609合约上损失惨重,一名为李直的投资者发出公开信,称其联合了亏损累累、甚至即将家破人亡的30位中小投资者向监管层举报远大物产在玻璃期货1609合约上存在逼仓行为。

  李直怀疑,玻璃1609合约被某大主力机构涉嫌利用资金优势,通过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多个关联账户,通过大单对敲、高频虚挂单撤单等交易手段操纵价格。而且玻璃市场多头建立的持仓总量远远超过市场可供应量的买单,把目前所有的交割库库容翻倍都没有盘面上这么多货。仓单数量也处于历史高位。种种迹象表明,操纵玻璃期货价格和恶意逼仓的机构为远大物产。但是,基于材料有限,尚不能确定远大物产确实存在逼仓行为。

  当时,对于李直的举报,远大物产未进行回应。2017年9月25日,远大控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正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控股70%的子公司远大石化有限公司已将5.6 亿元扣押款划至有关部门指定账户。今年4月12日公司披露的《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则为“操纵期货市场”落下实锤。

  因涉嫌“操纵期货市场”,远大控股前总裁、远大物产总经理、远大石化前董事长吴向东;远大石化现任法人代表、董事长王开红均被调查。

  4月27日,远大控股发布一季度业绩报告称,报告期内,净亏损2919.68万元,上年同期盈利9590.25万元;营业收入为147.7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6.79%;基本每股亏损0.05元,上年同期盈利0.16元。此外,控股股东远大集团有1.5亿股质押,约占其持有股票的七成。

  公司称,营业收入减少主要原因是一季度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下行,春节因素造成市场需求减少的影响大于上年。此外,公司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因案件尚在调查中,无法判断可能产生的影响,远大石化已于2017年暂按扣押款金额计提预计损失。

  同日,公司发布的年度业绩报告称,2017年营业收入为1015.2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34.02%;净亏损1.9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3.91亿元,同比下降252.34%;基本每股亏损0.32元,上年同期盈利0.75元。公司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远大物产对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变化过程的判断出现偏差。二是,远大物产2017年人外汇衍生品对冲掉汇兑损益后出现较大损失。三是因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计提了较大金额的预计损失。

  此前,公司业绩预告两次变脸。4月15日晚,远大控股披露了两则财务报告。公司2017年1-12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9亿元,同比下降148.24%。另外,一季度预计亏损2500万元-4400万元。在2018年1月至4月15日业绩快报披露期间,远大控股业绩预告两度变脸,从盈利2亿元到亏损1.89亿元,差额近4个亿。

  针对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公司回应称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于2018年4月11日接到辽宁省抚顺市人民检察院的电话,告知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及相应的诉讼权利义务。公司管理层经与会计师讨论后,对上述事项按扣押款金额计提预计损失5.6亿元,在扣除少数股东损益后公司2017年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减少3.9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远大控股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均显示,控股股东远大集团持有2.10亿股中1.5亿股质押,约占持有股票的七成。Wind数据显示,其2016年5月16日质押的3650万股(后10股送10股变为7300万股)至今仍未公告过解除质押。

  随着远大控股业绩变脸和子公司的涉嫌期货操纵案坐实,远大控股的股价也随之下跌,截至凤凰网财经发稿时,远大控股股价报收9.06元,或存平仓风险。

  对于上述质押情况和子公司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的后续影响问题,凤凰网财经致电远大控股董秘,未能获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