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用网络游戏和广告赚的钱反哺360大安全战

周鸿祎用网络游戏和广告赚的钱反哺360大安全战略

  如何打码挣钱

  DoNews 4月22日消息(记者 赵晋杰)久未露面的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4月中旬接连召开了两场媒体见面会。4月14日的沟通会上,周鸿祎重点讲述了从齐向东的奇安信撤股的原因,以及360公司未来进军政企安全市场的打法。

  对于360公司未来二号位接班人选、股价动荡、高管离职,以及经营策略等外界热议线日的另一场沟通会上进行了一一解答。

  周鸿祎否认了外界传闻的跟齐向东“分家”一说,称“商业领域没有分家的概念......齐向东跟我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带个上市公司。我当然要支持他了,他上市就要解决独立性问题”。

  卖掉奇安信股份,360公司投资收益近30亿元,这笔资金将直接帮助360公司网络“大安全”战略的拓展。“我们两位这么‘狡猾’的老同志会双输吗?大家做出这个决定,一是自己得到了该得到的东西,第二对方也得到了想要的,大家是平衡的”,周鸿祎解释道。

  对于和齐向东的关系,周鸿祎总结自己是让360公司从0到1的一号位,而老齐这个二号位则是帮助360公司完成从1到N的人。

  齐向东与周鸿祎划定分工,主抓360企业安全后,周鸿祎回忆,自己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二号位候选人。他解释,一是自己要求比较挑剔,对二号位的标准很高;二是360业务集团化之后,内部既有搜索业务、又有智能硬件业务,还有网游业务和安全业务,再想找到一个又懂做游戏,又懂国家安全的二号位太难了。

  目前360公司换了另一种思路,即在每个业务中要找到独立的一号位,而不再盲目地找到一个通用的二号位,“从这个角度,我们对二号位的要求就降低了”,周鸿祎讲到。

  360公司自去年2月份回归A股上市后,股价经历了一番过山车,一度曾攀升到4000多亿元的最高点,目前股价维持在1700亿元左右。周鸿祎对此表态称,“说良心线的股价,关心肯定会得心脏病的,很简单,我们对A股不太懂,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做庄,把我们炒得很高,然后又跌得很低,这种肯定不正常。最低点代表我的价值我不相信,最高点难道代表我们真实的市值,我也不相信,所以,在中国股市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学会忽略这些东西”。

  基本所有中概股回归都经历过股价过山车的过程,周鸿祎讲到,在变化多端的市场里,投资者更应该关注企业做了哪些对社会、客户有价值的事情。“现在股价回到比较正常的水平,我认为未来360把大安全战略实施开,360会更有价值”。

  对于外界传闻中性格强势、做事急躁的表述,周鸿祎称自己只是表面上强势,实际很柔弱,“我是会叫的狗不咬人,有人说不叫的狗咬死人,看上去表面很温和......有时候我耳根比较软。熟悉我的老员工知道,我睡一觉气消了,还是会找我。新员工不知道就会被吓回去,这是我需要反思的地方”。

  关于耐心方面,周鸿祎解释,“老说我对事儿没有耐心,这是最大的误解,我确实不是很有耐心,我比较急躁,你要给我做一个事儿,我对你比较急,如果你能把事情做出阶段性成果,或者事情做不成,我换个人再做。手表从2014年开始,我都已经坚持做五年了,我挺有耐心的。大家对我误解,我一急喜欢批评人,不太熟悉我的人就受不了,离职的时候说这个东西没做好老被老周骂,慢慢对我形成妖魔化的东西,其实我对人还挺好的”。

  对于360回归A股前后出现的一波高管离职潮,周鸿祎称,“只要是新陈代谢,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在他看来,高管离职主要是三个原因:一是互联网日新月异,原来的高管大多是70后的40、50岁中年人,如果一直保持不变,不腾出位置给年轻人,就会跟不上形势;二是360公司当年很多高管比996更辛苦,但996适合年轻人,到40多岁后,上有老下有小,很难再坚持高强度的工作。有些人移民了,有些人回家生孩子了,“最近高管不是流失,是做了替换,新高管我还没有宣布。我现在新的高管年纪要普遍年轻一层”,周鸿祎讲到;三是上市前后公司的运营方法不一样了。有的高管在360公司挣了几千万、几亿,“大家觉得我为你付出了,也都做了一些事情,但到一定时候觉得有了新的目标。所以,我们的高管基本没有到别的企业去,大部分都退休了”。

  对于未来,周鸿祎表示,360公司会持续聚焦大安全,实施“3+1”策略。其中“3”代指三层含义:第一是国家网络安全大脑,专门解决网络安全政企市场问题;第二是城市安全大脑,用来解决城市的物理安全问题;第三是家庭安全大脑,围绕家庭来解决个人安全和家庭照看问题,这是360公司的三个核心战略。“+1”是指当前360公司的互联网战略,比如搜索、网游、导航、短视频等业务。

  在4月15日发布的360公司2018年报中,360公司营收131.29亿元,同比增长7.28%;净利润35.35亿元,同比增长4.83%。按行业划分,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为106.58亿元,同比增长16.94%;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11.78亿元,同比下降30.63%;智能硬件业务收入为10.15 亿元,同比下降 7.66%。安全业务收入却未见成效。

  周鸿祎谈到,360公司的模式很独特,如果只做安全,那360公司在安全上的技术高度和专业高度是做不到今天的程度的。“我们当初无意中走对的一条路,安全不赚钱,反而通过免费杀毒赢得这么多安全大数据,包括解决了众多中国老百姓安全问题,建立了互联网模式”。周鸿祎进一步解释,如果360不做网络游戏和网络广告,一年的收益也就十来亿、二十亿,利润也就3-5亿,这样少的利润根本无法支持360公司每年养活那么多的安全专家,发现那么多的国家漏洞和国家级的攻击。“我必须用互联网来赚钱。做安全我今天不赚钱,但能解决国家网络安全问题,我也很自豪,说明这个国家离不开我,这个社会离不开我,大家也能公允认可我们的价值,不能用市值评价我们的价值。我们的市值在安全公司里也还凑合”。

  未来360公司进入大安全领域后的收入来源,周鸿祎讲到了以下几点:一是互联网模式不会放弃,包括“3+1”战略,继续用网络游戏和广告赚钱反哺安全;二是IoT收入能见成效。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把用户通过智能硬件连接起来,探索互联网新的收入模式;三是国家网络安全大脑和城市网络安全大脑收入能见成效。周鸿祎也讲到,这两块收入头一两年会以耕耘、投入为主,不会寄希望于短期内就有收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