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新代驾员老安的几单生意每晚要走10公里

长春新代驾员老安的几单生意每晚要走10公里

  5月2日深夜,32岁的代驾员董洪阳,被一辆伪造号牌的“吉A0EQ03”白色捷达撞飞,经抢救无效身亡,而该车逃逸。警方悬赏万元征集相关线索,家属也来到报社求助媒体寻找知情者。而事件背后,董洪阳当时是否正在工作?没有准确的定数,但却显现出代驾行业存在着监管空白,他们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的现象。

  5月5日,又是一个冰冷的雨夜,傍晚开始,就淅淅沥沥的不停,下得让老安有些心烦,他缩了缩脖子,从背包里拿出雨伞,歪着脖子夹住伞杆,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看有没有呼叫代驾的客户,屏幕上没有反应,他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擦了擦屏幕,赶紧又揣进了裤兜,在雨水中,沿着周边的饭店缓缓走起来

  “干了几单了?”在雨中,老安招呼着一个年轻的同行,“两单,标配。”同行回答,两人默契的一笑。第一单,他们挣得都是最低价。在相对于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同行们眼里,老安算是他们的父辈年纪了。老安叫安立军,50岁,头发已经谢了顶,身材粗壮,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如果不是身上的工装,和胸前明晃晃的LED标牌,他并不像一个代驾司机,“在我们公司,像我这个年纪的特别多。”

  年纪不小,他却能和年轻人有说有笑,看上去没有任何代沟。不过,老安却显然更在乎生意,和同行们的话并不多,没几句话,就又开始掏出手机,沿着霓虹灯,一家一家饭店前,慢慢走起来。老安说,有唠嗑的工夫,也许就能早一点接一单活呢,也能早一点回家。

  老安是长春市二道区人,一家三口,他开了近30年的车,以前在单位开车,有丰富的驾车经验。在工作没了以后,选择了代驾员的活,与一些兼职干代驾的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质不同,这是他的职业。基本上每天晚上,他都会出现在长春霓虹灯闪烁的大街小巷,沿街游走,等待每一个赚钱的机会,“儿子大了,刚参加工作,家里也没有多少钱,还得为儿子赚娶媳妇钱呢。”老安笑着说,而且自己家里也确实有困难,自家还有关于房子的事,没有解决完,所以要经常抽出时间跑一跑。

  说起代驾的这个活,老安说,辛苦,但也当锻炼身体了,为了省钱,他曾经在挣了一单后,没有选择坐车回家,而是走了20公里的长路走回了家,为的是看看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到底能不能坚持。几个月的代驾干下来,他平均每天要走10公里左右,瘦了十好几斤,但习以为常,并不觉得疲惫。一般情况下,他最晚只干到半夜12点,但基本每天都出来接单。

  说到生意,老安对醉酒者也有自己的看法,一次,他拉了一位顾客,对方没少喝,到了卫明街的红绿灯路口,非让他闯红灯开过去,而且罚款钱,还必须由他掏,老安当然不会违章,还是在红灯处停了车,对方恼羞成怒就要动手打他,无奈,他只好报了警,“我觉得喝酒的人干啥心都跟明镜似的,就是仗着酒劲不受控制。”老安说,警察来了对方才消停了,付了车钱。

  雨虽然下得让人心烦,老安不敢停下来,岳阳街离临河街的家还是太远,这里生意并不红火,而且时间还很早,他寻思着可以再接一单,然后再回家泡泡脚,舒服的睡个好觉,“我入这一行有几个月了,和别的代驾公司不一样,我们公司没有签约店,所以不能在一家酒店前等活,只能一家家饭店门前溜达,不能停在一家饭店前太久,别的代驾员会误以为你想抢活。”老安说,不过,因为自己所在的代驾公司规模比较大,在全国也挺有影响力,所以还是能得到许多顾客的认可的,虽然辛苦,生意还不错。

  在霓虹灯的照耀下,老安跳跃过一处水洼,然后,在晃得刺眼的马路上健步如飞。老安要从岳阳街去平阳街,那里的饭店多,他走得越来越快,沿途经过每一个地方,他基本都能说出名字,“这里有个电影院,也不知道开不开了?”老安对周边的环境,都能略知一二,这也是做为一名代驾司机的必修课。在成为一名合格的代驾员之前,他所在的公司除了驾校一些简单科目的考试外,还包括一些地名和名胜古迹。不过,说起哪里的饭店多,哪里的食客多,老安才真正的是如数家珍。“再往前走,拐个弯,那里的饭店多,顾客也会多。”一口气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老安,气不喘,脸不红,指着平阳街一带,很有信心的说。话锋一转老安又说,“也有不熟悉的,还被投诉过,快速路有个口不能下车,我就不知道,顾客付了费,然后就把我投诉了,因为我调头回来,绕了远。”

  老安说,在路上就永远会存在着不确定的危险,不管是司机和行人,只要大家都谨慎小心,就会降到最低。

  在一路小跑似的去平阳街之前,老安是从磐石路来到这里的,送了一个喝了酒的年轻人来到岳阳街的。当时,在磐石路的一家鱼馆,二十刚出头的高先生通过软件,订了他的单,老安回拨了电话,发现地点就在自己身后几十米远,他觉得这省了不少的力气,有一丝高兴,赶紧小跑着来到了店门前,再次拨了电话确认后。饭店里,高高瘦瘦的高先生,顶着雨跑向了自己的车,一屁股坐进了副驾驶。他去的岳阳街这家饭店,是高先生的第二个饭局。坐在车里的高先生,不停的打着电话,和电话那边商量着,问卷调查一定要做,这是另一方要求的。

  一旁的老安小心的替他打开车门,想要给他打伞上车,他回应的,更多的是指挥,“真的是事儿太多,也太急。”高先生含糊着回答。老安就此默不作声,因为下雨,他还是不敢开得太快,但2.7公里的路程,还是很快就到了。

  胡同里基本没有停车位,只有一个空车位,老安接连打了几把舵,平稳的将车插进了路边的两车之间,想要在摆摆正,高先生催促到,行了,就这么停。二人通过手机软件完成了交易,账面显示35元。下了车,外边的冷雨,无比让人怀念车内的暖风,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后老安说,有一次,拉了一名乘客,送到站后,他将车完美的停好,和后车只有一个手指的空隙,可是对方非说他把车停得和后车撞上了,想要让他赔钱,他伸出手指,从两车之间来回的划了几下,对方也不依不饶,躬着身子仔细看,还是认为撞上了。

  “出了这一次事之后,我再也不这么停车了。”老安说,和喝酒的人没法讲理,按着要求去做,把嘴巴闭上,会省去很多麻烦。

  途经的通化路上饭店不多,灯光昏暗,所以老安走得飞快。拐了一个弯,眼前豁然一亮,平阳街上的饭店极多,灯火辉煌,有的顾客从饭店出来时,和外边的寒风混和,升腾起一阵阵热腾腾的蒸气。街道两边,饭馆里坐着的食客正在推杯换盏,酒酣耳热,频频举杯。老安对此默不关心,目不斜视,微信问卷调查赚钱却不像刚才走得那么快了,掏出手机,又擦起了屏幕。

  “现在黑代驾确实有,也有一些小公司确实需要管理,有些人,在网上买个LED,往胸前一别,就在饭店门口揽客,这样的人如果出了事故,找都没地方找。”老安说,自己亲眼看到一名女司机找的代驾肇事,还提醒同车的人看住这个代驾,结果一不留神,人就跑没影了,就算有一些公司能查到这个人,说这个人不干了,不承认是他们公司的人,谁还能为一点小刮蹭去打官司呢?

  老安说,正规的大公司还是服务挺到位的,对员工也有保护,也有人身险,接一单就有一个保险,恰恰就是那些小型公司注重的只是利益,少了一些责任。

  对于自己的同行之死,老安觉得很可惜,他认为董洪阳是太疲倦了。“我每天中午的时候都要睡一个觉,保证自己的体力,如果睡不好,我就不出来。”老安说,自己开了三十年的车,对司机这行业太有体会了,夜间要是开车,困的快,乏得快。也正因为他要在夜间工作,所以时刻注意自身安全,只在人行道上行走,除了特殊情况,也不会工作到后半夜,“谁能不困不乏?年轻人也不行啊。”老安说,5月2日当晚,老安也出门顶着雨干活,但他每天顶多干七八个小时,就必须回家休息。

  “叮叮”提示音响了起来,老安兴奋的把电话打了过去,说了常规的服务用语后,问明地点,放下电话,老安又开始一路小跑起来,穿过了两条胡同,跑到了解放大路上,足足有一里地。他最终,停在了一家烤肉店门前,拨过去电话,对方说,让他在门口等一等,由于走得比较急,老安的鞋已经湿透,但仍掩饰不住兴奋,他掏出手机给记者看,这位顾客要去的地点是临河风景小区,离家太近了,“正好回家,就这最后一单了,我头一单去的南三环,打不着车,306还只有夜车,我只好花了13块钱打车到了磐石路,里外里只挣了十几块钱。”老安算了一下说,今天这三单加一起,估计能挣七八十块,他知足了。老安说,自己干的这几个月,每个月差不多能挣三千多块。

  据多位代驾员说,现在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干一晚如果能保证二三百块钱,就已经是高利润了。

  凡注来源“新文化网”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新文化网”。

  整合顶级医疗破局行业痛点 促产业升级   恒大养生谷挖掘养生养老新模式

  牢记嘱托,让爱国爱澳核心价值薪火相传——习近平主席回信勉励澳门少年儿童在澳各界引发热烈反响

  看盘,眼泪会掉;别下单,仓位会爆。长春的亲们,你们还好吗?处在股市漩涡中的长春股民都是什么状...[详细]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倡导全民公益阅读,实现健康文化引领,新文化报联合 ZAKER 全国融媒体联盟,在长春、南京、广州、...

  第三届走书香路开始报名——让书香回归书香 还有总价值8800元书卡等你挑战

  还记得2017年4月23日、2018年4月23日,连续两年在世界读书日当天两场盛大的行走吗?我们曾从春雨如酥走到云破天青,也曾被一本书...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六。老话常说, 二十六,炖大肉 。你家的年肉割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