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对冲套利策略

原油期货对冲套利策略

  国际原油市场上的原油品种较多,各类原油的贸易定价通常参考基准原油,在此基础上原油的定价主要考虑原油的品质和运输成本。基准原油即参考定价的原油,WTI原油、Brent原油、Oman/Dubai原油为全球三大基准原油,适用的区域分别为北美、欧洲、中东(出口亚太)。

  原油市场的三大变化:第一是定价方式的变化,从长期固定价格转变为浮动价格,上世纪80年代之前,原油基本上是固定价,即石油生产商与需求方签订长约合同;而随着石油价格大幅度的波动,现在主要采用活价,即在定价的基准上加升贴水;第二是市场深度和广度的变化,市场上有即期交易、远期实货合约、期货、远期纸货、掉期以及其他复杂的交易模式,实货交易一般在1-3个月完成,远期交易一般在1-2年,期货交易可以到5年,掉期和期权延伸可达10年以上;第三是原油衍生品市场的交易量大大超过了实货交易量。市场风险在时间和价格两个维度上的复杂化,使得国际原油贸易的定价方式变得复杂,并严重依赖以衍生品为代表各种风险管理工具。

  原油价格的影响因素的复杂性:首先原油是一种标准商品,其本身的供需情况影响价格变化。其次原油具备一定金融属性,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地看作一种对抗通胀的投资工具。此外,基于原油作为战略物资的重要性,原油的供应特别容易受到地缘斗争的影响。

  石油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同时也是大国斗争的工具,冷战的结束,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美国和沙特联手压低油价直至打跨苏联的经济,1993年之后,我国成为一个石油净进口国,此后石油依存度越来越高,因此石油定价权的争夺势在必行。

  当今全球石油供需市场发生了巨大大变化,美国已经实现石油的战略自给,对外依存程度快速下降。多边全球贸易体系受挫,保护主义抬头,大国间贸易斗争加剧,如何获得有利的国际贸易地位,成为各国政府面临的重要问题。中国经济处于调整转型期,投资、出口、内需这“三驾马车”都面临着不同的问题,要尽力避免贸易失衡的不利局面。

  近年来中国的原油消费量持续上升,而产量增速缓慢,近期受国际低油价影响,我国石油开采业更是被迫减产,国内供需存在严重缺口,原油的进口依存度不断攀升,目前已成为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推出原油期货是落实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参与国际原油定价机制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受到市场参与主体的广泛推崇和期待。中国原油期货的运行预计将以稳定为主,波动性如何取决于在交割方面是否有顺畅机制。待国内原油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完善之后,中国原油期货将迎来真正的“中国时代”。

  现在整个衍生品投资主体是多元化的,交易目的也是多样化的,而市场的波动频率和波动的幅度都很高,对于很多以盈利为目的的投资者,现在投资获利的难度也在逐渐上升。在高频、高波动率的时代,如何做好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是关键的,两种基本思路:一是以更快打快,但“快”也有限度,“快”也更容易引起监管注意。对以套保为目的市场主体难以适应这种“快节奏”,也难以大资金操作;二是把资产波动速度变慢,幅度变小,基于产业内在逻辑的基础做对冲和套利,这是市场中最难以被操纵的投资组合方式。

  关于对冲套利,基本原则是坚持做看的懂的逻辑,具体而言分为四个方面:一是深入产业,确定投资方向。产业逻辑套利要求对产业有深入的了解,要对不同品种的逻辑关系有清晰准确的认识。二是风控至上。对冲套利也是有风险的,长期风险源于产业结构发生了未知的变化,短期风险源于短期供需问题。投资中没有必然的事情,如果意识到风险,及时脱身而去是上策。三是用金融的视角看待时机,用技术分析把握节奏和投资时机。四是保持健康的投资心态。市场永远正确的,一切都是概率,正确的逻辑也可能没有效果。

  由Brent-WTI价差看统计套利风险:Brent-WTI价差曾经长期稳定在-3到3美元/桶范围,价差的基础是两地油品的差异和运输成本,大量的交易员参照这个标准做统计套利并长期获利。而统计套利的最大风险是:发生了足以影响供需格局的变化,而被交易者所忽视;汇率的持续变化改变了衡量的标准。2011年中东冲突造成部分国家原油出口中断,这个价差出现逆转,最高点达到27美元/桶。在短期供需已经发生逆转的情况下,继续按统计规律进行交易,并长期持有这个头寸部位并期待回归,无疑会面临巨大风险。

  汽油-原油的裂解价差套利:裂解套利的实质是裂解利润的变化。配比方式取决于炼厂产出比率的不同,裂解价差的变化实际由炼厂决定的。炼厂的开工率水平、当铺怎么赚钱裂解利润水平是决策的重要依据。过低的裂解利润,持续较长时间,炼厂会自己想办法来影响供应预期。

  汽油-取暖油跨品种套利:这个套利组合的基础是汽油在6-9月为消费旺季,而取暖油在冬季是消费旺季。值得注意的是6月份的价差容易受到需求或者金融冲击的影响,而12月价差变化相对稳定,取暖油需求更为刚性,同时受极端气候的影响也比较大。

  一个组合是否能取得预期效果,关键在于该组合是否存在成本上的传导关系或者用途上的替代关系,另外市场是否是贯通的,是否可以有效的相互影响,比如PTA和甲醇,PTA的主导路线是石脑油制PX,甲醇路线只占小比例,同时PTA和甲醇在用途上也不存在替代性,这个组合的套利基础就不够稳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