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禁毒日广东曾经的“毒品村”变了

国际禁毒日广东曾经的“毒品村”变了

  新华社广州6月25日电(记者詹奕嘉 黄浩苑)“李队,来根烟吧?”“不了,谢谢。最近在做铁皮生意?”“没办法,生活艰难,得刻苦赚钱。”“这样赚钱虽辛苦,但很安心。”

  6月初的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内,驻村三年多的干警李坚招和一位村民的对话看似平淡无奇,却折射出这个昔日“毒品村”在经历打击、重建和转型之后的巨大变化。

  过去,陆丰特别是其三甲地区(“甲子、甲东、甲西三镇”)制贩冰毒一度猖獗,博社村等村庄甚至成为制贩毒的“堡垒村”。2013年,广东出动3000多警力围剿博社村涉毒犯罪,缴获近3吨成品冰毒,抓获183名涉毒嫌疑人。

  剿毒行动后,原本在巡警部门工作的李坚招被任命为驻博社村工作队队长,带领30余人的公安队伍继续清查毒品、维护治安,一待就是3年多。

  更为棘手的是,许多村民对禁毒工作充满抵触情绪。李坚招告诉记者,当时敲门不开还是小事,有些年轻人甚至用石头扔巡逻干警、开着摩托车别警车。

  这并不令他感到意外。经济原因被认为是当地人制毒的主因之一。数据显示,2014年陆丰的人均GDP仅是全国人均GDP的三分之一,广东人均GDP的四分之一。制贩毒在博社村一度被视为“谋生之道”。时至今日,原村支书、涉毒犯罪嫌疑人蔡东家尚未修完的豪宅仍无声印证着不少人暴富的黑暗史。

  “很多村民原来觉得村里没有活路,搞毒品也是很应该的。” 李坚招说,“但是随着我们加强宣传和帮扶,这种情况慢慢改变,他们开始知道制贩毒不是什么好事。”

  在省市县三级党委政府财政投入和社会捐赠的支持下,博社村新修了两条进村公路,拉起现代电网,小学和幼儿园翻新扩建,水利沟渠得到重修疏通。一度被毒品污染的水土经过三年净化后养殖业慢慢复兴,曾经遍布制毒窝棚的海边滩涂已被改造成了大片虾塘。

  博社村村支书蔡龙秋说,村内1万4千多人中,至少有3000多年轻人在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地区打工,留在村里的人开始养虾、养鹅、养猪等。

  如今,刚刚任满调岗的李坚招走在博社村内不再会被扔石头、受冷眼,相反还常有村民邀请他一起回家喝茶。他感慨说:“博社村在我们的治理之下,三年多来没有再发现制贩毒现象,村民回归毒品泛滥之前的生产生活。这让我感到无比自豪。”

  这是广东省公安机关在部分案件中缴获的氯胺酮和冰毒(6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奕嘉 摄

  从博社村到陆丰市的大街小巷上,禁毒广告牌和追逃通告在提醒人们,铲除“毒祸”的斗争仍在继续。

  “打击毒品容易,禁绝毒品太难,不改变落后的经济社会发展面貌,不肃清赚快钱、捞偏门的歪风邪气,毒情很容易反弹。”李坚招说。

  当地干部清醒认识到,禁毒治本之策是让群众“有收入有出路”,用事实证明“不搞毒品也可以脱贫致富”。

  通往博社村的路上一处禁毒宣传广告牌(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詹奕嘉摄

  甲子镇党委书记林少昂建议,通过规划建设现代五金工业园区、扩建优良海港甲子港等产业帮扶和民生工程,引导更多群众走正道、谋正业,彻底铲除滋生毒品违法犯罪的土壤。

  陆丰市公安局局长林奕志说:“禁毒工作需要全社会多方面共同努力,把经济发展和宣传教育做扎实,直到有一天我们无毒可抓,那才算实现了禁毒的最终目标。”

  最高法发布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网站20日发布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其中包括李怀愉贩卖、运输毒品案;蔡志雄贩卖、制造毒品案;杨开水运输毒品案;肖胜故意杀人案;臧吉喆贩卖毒品案;於国军贩卖毒品案;杨洪贩卖毒品案;利慧青等容留他人吸毒案;鲁福平非法生产制毒物品案。【详细】

  广东“飓风”横扫涉“校园贷”不法团伙身着“互联网+金融”的马甲,不法分子将高利贷、金融诈骗等“黑手”伸向大学生群体,或以低门槛为诱饵收取各种名目费用后拉黑,或诱导学生贷款支付职业指导讲座学费实行诈骗,或以裸照、身份证信息等为威胁,勒索钱财。【详细】

  格林期货与大华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