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成功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规避风险案例

企业成功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规避风险案例

  外盘期货实时行情

  ◇西部矿业参与期货市场的基本原则是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相结合,利用期货市场规避市场风险,坚持套期保值原则,不投机。

  ◇西部矿业参与期货市场效果的评价以产品总体的销售价格超越行业平均价为基准。

  ①自产矿的保值。西部矿业自有矿山生产的矿产材料的生产成本是已知的,自产矿的保值要结合生产成本、全年利润目标以及中长期市场价格走势分析。如:2008年上半年西部矿业自产矿虽然大多数时间处于盈利状态,但由于宏观经济周期处于下跌周期中,为了回避价格大幅下跌可能对西部矿业业绩带来风险,西部矿业决定充分利用价格波动的相对高点提前一个季度对下一个季度的产品销售进行保值,即在第一季度末完成了对第二季度产品的保值,在第二季度末完成了第三季度产品的保值,在第三季度末完成了对第四季度产品的保值。在价格波动大、行情不好把握的时候可以不进行套期保值。自产矿的成本是已知的,市场价格离成本越远,保值比例越低;市场价格靠近成本越近,保值比例加大。

  ②换矿保值。西部矿业产出的矿产原材料金属含量比较高,是富矿,在市场上的销售价比其他矿贵。从经济效益和各个成分配比的角度来看,都用自己的矿进行冶炼不合算,所以西部矿业一般卖一部分自己的矿,采购一部分贫矿。例如锌冶炼的产能6万吨左右,锌精矿金属含量比较高,含锌量在48%-50%。但自产矿含铅和铁的比例也比较高,铅和铁对锌的冶炼会有负面影响,所以要配含铁较低的外购矿,自产原材料与外购矿的比例是1:1。自产矿内部核算按照市场价计算,考核矿山的利润;外部采购与供货商谈加工费。换矿操作不大会在乎采购成本,因为西部矿业的富矿的出售价肯定高于其他矿的采购价,已经实现了一次对冲,也是成本已知,可以设定比较低的保值比例。

  ③纯加工保值。冶炼产品的保值比例大于自产矿和换矿的保值比例。因为冶炼产品的加工利润很薄,市场价格的波动很容易导致亏损的出现,及时利用期货市场锁定冶炼产品加工费有利于回避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冶炼产品的销售保值要在原料采购定价的同时进行,一份原料采购合同对应一份期货保值方案。西部矿业每年需要的20万吨左右的氧化铝全部是采购的,包括进口和国内采购。进口比例在50%左右,一般签署长期采购合同。进口的氧化铝在LME点价,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做买入保值;铝锭在国内出售,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做卖出保值。

  贸易项下的保值要百分之百做到采购和销售与期货头寸的开平仓对应。任何贸易业务都必须要有期货保值头寸作为保护措施,在开展国际国内贸易时要事先计算好贸易成本与预期收益,并进行预期收益的风险分析。2008年西部矿业营销系统开展了10.8万吨铝、2.3万吨锌、2.9万吨铜的国内贸易,贸易中全部现货进行了百分之百的保值操作,同时还利用换月等操作获取期货不同月份之间基差,从而扩大了利润,最后取得了毛利3500多万,净利润1300多万的良好业绩。期货市场套期保值业务帮助西部矿业锁定了经营成本和预期利润,保证了企业贸易类业务的顺利进行。

  锌期货上市后,株冶率先在国内与原材料供应商达成共识,推出基于期货市场价格的定价模式,定价方式由以前的“随行就市或参照上海金属网(SMM)价格”转变为“现货购销参考期货价格定价、部分现货在交易的同时进行期货套保”,期货价格甚至还被作为结算价格的核心部分。自从期货价格成为买卖双方重要的价格参照标准,各方省心省事省烦恼,定价轻松多了。

  期货市场拓宽了株冶集团的原材料供应渠道,内外、上下两头“锁”风险敞口,保证企业长期稳定发展。株冶“两头在外”,客观上要求将进口原料和产品销售结合起来进行套期保值,境外锁原材料、境内锁产品,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对进口原料开展套期保值和点价业务。通过这种方法锁定原料和产品之间的价差,确保利润不会因价格大幅波动而被消耗。

  2007年株冶套期保值2.19万吨产量,保值盈利4700万元;2008年株冶套期保值4.5万吨产量,保值盈利5600万元,有效地对冲了现货市场的价格风险。

  锌期货的推出对企业的管理也有很大改进,堵住了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原料采购和产品销售中的管理漏洞。因此,期货市场有力地促进了株冶集团整合市场资源,提高产品的市场占有率;通过注册品牌,提高产品质量。从整个锌产业来说,沪锌也使锌冶炼向大企业集中,提高了产业集中度。

  株冶参与期货交易特别是境内期货交易以后,公司实现了风险的对冲。公司通过多年来的套保实践,风险控制由以前的被动接受变为主动出击,而且将套期保值的风险控制理念很好地应用到整个生产经营领域,风险意识大大增强,风险控制能力大大提高。

  自从有了国内期货市场,公司可以选择期货市场进行原料定价和套期保值,锁定了成本或者亏损程度,主动权大大加强。不但定价越来越方便,而且原料的保障程度也大大提高,同时还避免了汇率风险。另外,在产品销售环节,株冶通过在持有原料时以较高价位提前将产品进行卖出保值,或者在已经进行买入保值以后签订产品销售合同,销售的主动权大大加强。

  期货市场的远期价格信息,为株冶正确研判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如当远期价格高时,株冶抓住机会提高产量并对未来产量进行卖出保值,使中长期生产计划的安排更趋合理,产能利用率不断提高的同时确保了利润,也为公司产品销售和原料采购创造条件。

  云南农垦通过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保值业务,有效地规避或分散了现货市场上价格波动的风险。通过适度参与期货市场的卖出和买入,达到指导和掌握现货定价和销售节奏的目的。

  2004年6月集团成立了产业股份公司,通过现货和期货两个渠道完成销售任务。一方面参考期货市场价格确定现货销售价格,另一方面,作为现货销售的补充,在期货价格理想时,直接通过期货交割实现部分销售。这种被云南农垦称为“两条腿走路”的方式带来的好处就是企业内部实现优化管理,期货与现货结合能够保障农垦销售任务的顺利完成。

  期货合约的交割标准能引导胶农种植高品质、高价格的农产品,迫使胶农实行集约化、标准化生产经营,要求土地和劳动力通过各种方式与资本结合进行集约化生产。通过近年来参与期货市场,农垦天然橡胶质量日趋统一,总体质量不断提高,“期货胶”在现货市场上出现了产销两旺的局面。

  通过参与期货市场,云南农垦对外增强价格发现功能,参与期货市场,能把握好天然橡胶的销售时机,同样的产品能卖个好价钱。在没有期货市场之前,由于缺乏期货价格的引导,云南农垦集团几乎处于随行就市、靠天吃饭的窘境,很难把握好销售时机。根据云南农垦电子商务中心提供的数据,由于国内其它橡胶主产区的5 号标胶运输成本比云南胶低150 元/ 吨左右,那么其他地区的5 号标胶理论上可以比云南农垦的胶便宜150元/吨。然而数据显示,与其他一些主产地相比,2007、2008年云南胶销售价格反而高于其他产胶区。经分析发现,主要原因是云南农垦对销售的时机和节奏把握得较好,在高价位区间销售集中,从而拉高了整体的销售价格,这与利用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功能有密切关系。

  参与期货市场,保证了云南农垦生产和销售的顺利完成。云南农垦一方面参考期市价格指导现货销售,另一方面通过期市进行保值。在参与期货市场进行卖出保值后,云南农垦集团利润已经得到了保证,因此收原料胶时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同时,这样的套期保值还增强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减少了企业由于“看不准价格”而不敢规模生产的状况,对企业产量的稳定也起到了正面作用。在期货价格理想时,云南农垦集团也适量交割。这种方式使农垦集团近年来较好地把握了胶价波动的节奏,保障了农垦销售任务的顺利完成。

  云南农垦利用“订单+期货”模式,有效转移了产业化经营的风险。云南农垦集团大力发展“公司+农户”、“期货+订单”模式的订单农业,以公司为核心,用订单的方式把小农户整合在一起,化零为整,使分散的胶农也能够间接利用期货市场保值避险。期货市场的风险转移机制为产业化经营中处于龙头地位的企业提供了转移经营风险的途径,具体方法就是利用“订单+期货”模式,也就是在原有的“公司+农户”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到利用期货市场转移价格风险的功能,规避企业经营风险。

  早在1992年,江铜就进入国内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业务。1992年至1994年,江铜利用期货市场回笼了货款,解决了三角债难题;1995年至1997年,江铜利用期货市场提升了产品质量、打造了国际品牌;1998年至2006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江铜利用期货市场锁定了企业利润,规避了市场风险;2007年至今,江铜以公司流程再造为基础,改革套期保值模式,建立了成熟、系统化的套保模式和策略,期现互动,共同发展。

  江铜的套期保值策略经过十多年的摸索和发展,在不断改进和完善。根据公司阴极铜及铜杆线的生产规模和原料结构,江铜总体保值策略是对外购原料和铜杆线客户点价销售进行充分保值,对自产矿在高价位运行时不进行大量保值。保值目标为:现货采购和销售等业务板块都能够充分运用期货保值工具,灵活经营,做好原料采购和销售,在赢得市场的同时适时规避风险。

  以江铜集团下属的南方公司为例,具体保值操作方法是:将每月采购的原料每天在当月的期货合约均量进行卖出保值,保证所抛出价格在当月结算价附近;在客户点价的同时,在对应的期货市场进行等量的买入平仓。此方法既有效地锁定了公司的核心利润——加工费,又合理规避了铜价的波动风险,并且实现了客户需求最大化。

  现货盈亏+期货盈亏=总盈亏≥0,才是正确的套期保值效果评估标准,也是企业参与套期保值的基础理念。多年以来,通过各种套期保值优化手段,南方公司的保值综合盈亏保持小幅盈利,保值效果总体表现良好。2005年12月至2006年6月,沪铜价格从37000元/吨上涨至85000元/吨。在铜价上涨过程中,南方公司与下游客户签订了大量的远期订单,也对应在远期铜期货合约上进行买入保值。套保的结果是,南方公司的期货账户出现了巨额盈余,有效地对冲了现货市场上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风险。

  同样的道理,2008年10月至12月,沪铜价格从55000元/吨下跌至25000元/吨。在铜价下跌过程中,南方公司也与下游客户签订了远期订单,对应地在远期铜期货合约上进行了买入保值。套保的结果是,南方公司的期货账户出现了明显的亏损,期货市场的亏损由现货市场的盈利弥补。

  此外,南方公司套保的综合盈亏(现货盈亏+期货盈亏)始终保持着相对平稳,成功规避了铜价极端行情的负面影响,达到了企业原有的保值目标,真正熨平了企业经营风险,保证了企业赚取核心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