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快要喝不上奶艾冬梅郭萍苦求工作奋力挣钱

孩子快要喝不上奶艾冬梅郭萍苦求工作奋力挣钱

  前一段时间,艾冬梅的丈夫来到北京了,随后她们一家三口还有郭萍搬出了艾冬梅叔叔家,在通州另外租了房子。谈到搬家的原因,艾冬梅苦笑说:“我们这么多人啊,而且婶婶回来了,叔叔家不够住了,所以我们就搬出来了。不过每到吃饭时间,我们还是会回去的。”

  艾冬梅介绍,这次她们租了一个两室一厅,每个月租金5百元。但是她说:“我也知道在北京租房子价钱很高,但是说实线百元对我和郭萍来说已经太多了,因为我们每个月都只挣300元。”

  谈到目前的生活,艾冬梅又为自己的孩子犯愁,因为她甚至不知道以后是否能供得起奶粉钱。她说:“前一段时间,有家企业给我们送来了两箱奶粉,解了我们燃眉之急。现在还剩一些呢,估计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是之后的日子真的是让人犯愁。”

  在聊天中,艾冬梅说自己真不知道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的田地。她说:“以前我只想着好好训练,出成绩。感觉只要全力付出就会得到回报,但是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情况了。我真的是不明白啊,感觉心里特别地凉。”

  艾冬梅还谈起前几天上街给孩子买衣服的情景,她说:“在跟老板侃价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知道我是世界冠军,而且坚持认为我很有钱,价钱怎么也讲不下来。最后我说自己真的没钱,好不容易把价钱讲下来了。”说到这段10元钱给孩子买下一套秋衣秋裤的事,艾冬梅开始还有些欣喜的情绪。不过当记者反问她价钱这么便宜,是否合适给这么小的孩子穿时,艾冬梅半天没有说话,随后她说感觉自己挺对不起孩子,但是没办法,因为——没钱。

  艾冬梅有些自嘲地说:“世界冠军竟然会没钱,相信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以前连我都不会相信,但是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信了。”

  眼下艾冬梅正在为丈夫找工作的事情发愁,同时也在努力想为自己和郭萍找工作。她说:“如果我丈夫能找到工作,就意味着能赚钱了,可以缓解我们很大的经济压力。其实我也想和郭萍找工作,但是我们的脚有问题,站不了多长时间,能干什么啊。虽然我们心里也很急,但是……真的很麻烦。”

  就因为这样,艾冬梅和郭萍把希望放在官司胜诉上,艾冬梅说:“我们不会和解的,即使王德显开出很好的和解条件。一切看法院判决吧,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艾冬梅说,如果她这次能够胜诉,那么她准备用这笔钱去治脚。她说:“我找了一家医院,他们说可以治,虽然不能完全治好,但肯定比现在要强好多好多。我还不知道如果官司胜诉,郭萍会拿钱干什么,因为我是一只脚有问题,而她是两只脚都这样。”

  对于继续取证工作,艾冬梅说接下来她们会继续努力寻找证据,但她同时表示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在第一次开庭前,火车头体协并未协助她们找到更多证据,相反却为王德显开具了她们不是正式队员的证明,这让艾冬梅很伤心。

  艾冬梅说:“现在我还对此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伤痛或许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治愈。”

  英语兼职翻译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