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江兵亏钱的恒大赢赚钱的宝能输了

贺江兵亏钱的恒大赢赚钱的宝能输了

  万科宝能股权之争到高峰期刚好一年,随着王石6月21日宣布退休,郁亮将接班,深圳地铁接管董事会,宝能和安邦无一人进入或推荐进入董事会,旷日持久的万宝大战接近尾声了,作为当时参战的一员和旁观者,盘点一下这场战争输赢以飨读者。

  这场战争各有输赢,整体而言,深圳国资、恒大、郁亮、万科、投资者是赢家;宝能赚了钱也是输家;王石毁誉参半,高峰退场也许能东上再起如同他的老友褚时健。当然,监管层甚至更高层面直接影响了这场战争的结局,也属预料之内。

  从去年6月底,本人在《华夏时报》发表第一篇支持万科的文章《支持万科的还有一只隐狠的力量》,似乎跟时任重庆市长的黄奇帆同框被大肆转载,那是从评级公司角度分析,国际国内重要评级公司都觉得万科原有团队有利于公司发展,如果宝能接手可能会降低评级,这对负债率高的房企来说就是直接增加融资成本。之后两个月一共写了13篇,公开在新浪财经发表了12篇,一篇将选入即将出版的《经济的假象》一书中。

  一年前,本人差不多预测到了这场战争就是这么个结局,不过,唯一没想到的是恒大杀入和退出,我在一篇文章中建议王石团队花100亿元买入万科股票击败宝能、最后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建议宝能把手里的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结果,王石们没有买万科股票;宝能也没有将股票卖给深圳地铁!在那篇建议王石买股没几天,恒大买了;在最后一篇文章之后八九个月后,恒大把自己的股票转让给了深圳地铁。

  恒大介入较晚买入万科股票成本比宝能高很多,转让的时候亏了70亿元,但是,经此一战,其港股暴涨,恒大老板许家印跻身于千亿俱乐部之列。更重要的是,其保险业务被未被处罚,也没有跟安邦老板那样的结局。从这个角度看,恒大才是险资中唯一的大赢家。

  王石参与这场大战相信身心俱疲了,虽然将来由第一大股东深圳地铁掌控,但是,好过交给自己不希望交的对手。以王石个人声望与影响力,无论做慈善公益、还是做私募,特别是做基金行业没准能超越他建立的万科,他的多年老友褚时健能做到,王石为什么不能呢?

  一个字总结:狂。自有资金加杠杆收购没有问题,利用银行理财资金和险资加杠杆明显违规,我曾就此发过多篇文章,有一篇建议央行牵头再查宝能系,等于公开举报,几天后万科向监管举报了其险资违规举牌。

  今年四月,央行金融监管协调办公室副主任苟文均公开发表一篇文章称,“以宝能系杠杆收购万科股份为例,其资金来自名义自有资金、保险资金、银行理财资金和券商资金等多种渠道,并使用了多重杠杆。从分行业监管的角度看,其资金运作表面上符合监管规定;但如将实际举牌人、一致行动人、关联方的资金来源穿透来看,其所用资金存在交易结构复杂、杠杆层层叠加且期限错配严重的情况。这些资金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严重影响了资本市场稳定,也对企业正常经营造成困扰。”

  引起高层不满的,可能源于宝能系血洗南玻A董事会。2016年11月15日,宝能系强行要求南玻A董事长曾南等离职,之后,改选董事会。宝能系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陈琳就任董事长兼CEO。

  据财新网报道,在“告别信”中,曾南写道:陈琳曾在年中董事会上表示,“你们这些搞制造业的辛辛苦苦也就赚这么点,还不如搞资本运作”,“通过收购买卖可以赚比制造业更多的钱”。她还认真地提出,前海人寿将派人担任南玻集团常务副总裁,专门负责资本运作。

  之后,同样存在股权分散的格力电器成了宝能系的另一个目标,其董事长董明珠大怒:资本若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那就是罪人!

  显然,无论前海人寿还是宝能系,既无做实业的经验,有无做实业的打算。这才是引起后来监管风暴的导火索。

  去年7月,我发了两篇文章,一篇说宝能系的对手不是王石而是农行系(因为时任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主席均当过农行一把手),另一篇《万宝大战监管层2.5对0.5王石领先》,当时,证监会态度中立,我给双方各0.5分,年底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斥“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之后,比赛已经结束3:0。

  最后说下去年支持万科的理由,如同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先生所言:“万科这种在国际上大公司中很主流、但在中国还很少见的现代公司治理模式度过了此次劫难。”

  个人期货交易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