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8天赚17万赚钱效率碾压80%成年人

初中生8天赚17万赚钱效率碾压80%成年人

  白银期货外盘

  因为他干了一件绝对让80%的成年人自愧不如的牛叉事——8天赚了1.7万元。

  这个男孩名叫杨博超,在19年春节初八到元宵节期间,他在德州一个广场搞了一个“套圈游戏”。规则是:用户花10元可以买10个乒乓球,然后站在围栏外向圈内玻璃杯投掷;玻璃杯内有5元现金和鲜花优惠券,最高可得200元鲜花优惠券。为了提高人气,他还花200块雇了一个能带动气氛的主持。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摊,让他8天赚了一万七八千。而他的启动资金只有800块,主要用来买活动用具玻璃杯和乒乓球了。

  2018年,全国平均薪酬排第一的北京,成年人的月薪是10531元。一个初二学生周薪1.7万,赚钱效率之高,绝对碾压一大批高材生。

  然而,这样的新闻也只能在中国算新闻,因为我们的学生在大学毕业以前跟社会脱轨太严重了,大部分人几乎没有什么社会实践经验,所谓财商就更无从谈起了。

  为了挣10美元,他答应给同学家修理草坪。当他一身疲惫干完活向那位同学非常富有的爸爸请教时,他得到一个启示:附近居民家家户户的草坪都需要修理,如果他能承包下来,然后雇佣一个工人去干活,就能从中赚几百美元。

  这种启发就是财商教育,它为一个小白传达了这样一种理念:市场嗅觉比踏实蛮干更重要。这种点石成金的诱导,让作者受益终身。

  在中国大陆,一个孩子的成绩永远是被放在第一位的,似乎成绩好就能一生无忧。至于社会实践、财商教育,几乎是被完全忽略的,以致于很多大学生兼职赚外快时,大一发传单,大四了还发传单,思维的停滞、眼光的短小,实在让人难以高看一眼。

  反而是那些成绩不太好的学生,无论是出于高人指点,还是自我的赚钱欲望激发,财商明显高于大多数成绩好的学生。

  大一的时候帮别人发电脑城的传单,他几经打听发现向大学新生卖电脑是个不错的生意;大二的时候,他就借了几万块钱,做起了卖电脑的生意,一年多就赚了五六万;大三的时候,由于手头有很多学生资源,一家驾校找他给了一个代理,又赚了十几万;到大学四年读完,驾校招生代理加电脑生意,他净赚了四十万。

  而很多学习好的同学,这时还在忙于找工作、还助学贷款。好的财商,让他在走上社会后立马拉开了与同龄人的差距。

  这,其实是中国教育最鲜活、最真实、最血淋淋的写照——成绩差的后来风风光光,成绩好的反而不如人意。

  在这个日益“唯金钱至上”的社会,我们在盲目鼓吹“读书无用论”时,是否反思过:真的是读书无用,还是你无用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是书没用,而是缺乏财商的你,不懂得把知识变为财富。

  我们大部分学生,缺的并不是文化知识,而是财商,所以他们一开始就输在了致富路的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