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私募举牌平仓案牵涉鲁证期货多喜爱股价过

京沪私募举牌平仓案牵涉鲁证期货多喜爱股价过山车减持方暗度陈仓

  开一点点赚钱吗

  五环外五里桥,坐落着这一区域的标志性建筑“北京像素”,因其商住两用的产权性质,不少私募机构在此注册,国亚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亚金控”)是其中之一。

  千里之外的上海浦东,同样吸引了不少私募机构的青睐,上海骏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骏胜”)即成立于此。

  两家相距遥远看似毫无关联的公司,因联袂举牌多喜爱(002761.SZ)联系在一起。

  在多喜爱股价快速上涨的2018年11月,其股价上涨天数高达17天,仅5个交易日出现下跌;而随后至12月,在仅15个交易日里便出现11次下跌,并有4个跌停。

  龙虎榜数据进一步显示,多喜爱在整个股价上涨期间的11月未有一次上榜,但12月上榜多达8次。

  故事逐渐曝光于2018年12月初,多喜爱公告了国亚金控与上海骏胜分别举牌的消息,由于披露时二者持股比例早已远超5%红线,且十天后又先后发生遭强制平仓的“意外”,令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意外的是,鲁证期货随后发声,称国亚金控与上海骏胜涉及内容均为单方面的,可能存在误导性陈述或猜测,并将在可行情况下适时刊发公告予以澄清。但截至目前,有关公告仍未披露。

  国亚金控、上海骏胜两方与鲁证期货对同一事项的各有坚持,似乎也预示着围绕在多喜爱中的重重迷雾,仍未有最终答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12月参与多喜爱交易金额最高的十家券商营业部,合计金额高达7.86亿元,其中卖出金额6.86亿元,占总成交金额的87.28%。

  其中,平安证券位于深圳的两个营业部、华鑫证券上海茅台路营业部和华林证券深圳龟山路营业部成为这期间卖出多喜爱金额最多的营业部,合计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这也与国亚金控与上海骏胜披露持股分别遭平安证券、华林证券强制平仓的情况相吻合。

  1月4日上午,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北京像素”,找到国亚金控所在的具体位置时,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其有关的信息。

  在稍显昏暗的楼道里,国亚金控注册所在的11号楼二层0209室大门紧闭,反复敲门也没有人应答。而在门口,“海盛艺术”四个大字似乎也直接宣示这里与国亚金控并没什么关系。

  根据工商信息,在披露注册地址之外,国亚金控在通讯地址一栏则写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现代传媒广场27E”。不过,当反复拨打留下的联系电话时,却也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一度致电国亚金控旗下唯一全资子公司太平洋保险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得到“我们是他们(国亚金控)的记账公司,目前并没有实际开展业务”的回复。

  与国亚金控相比,1月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位于上海浦东某科技园区的上海骏胜办公地时发现,这家私募机构规模并不大,共三间办公室,一间董事长办公室、两间员工办公室,与一家科技公司共用前台。粗略估计,上海骏胜的员工规模应为10多人。

  当天上海骏胜所在办公室的前台并未见人,邻近的一间办公室则房门虚掩,不时传出员工的交谈声和笑声。房门上贴着印有“骏胜资产”字样的灰色铭牌,以及还未撤去的圣诞节雪花贴纸。

  一个月前,一南一北的两家私募机构,因为同时举牌多喜爱联系在一起,并被广泛关注。

  一系列“反常”的背后,监管也连续发声关注,并在去年12月底浮出了第一个变化。

  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双双表示,各自只作为产品通道方,投资资金来源于鲁证期货管理的FOF产品,实际交易团队、投资者及托管方均由后者制定,自身对实际交易团队的成员、运作等信息并不了解。

  “深交所的问询很有针对性,我们都如实回答了,而且(多喜爱)公告中已经点出了一些东西。”上海骏胜一位工作人员说。

  但是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追问“点出了什么东西”时,上述人士拒绝进一步回答。

  在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回复深交所问询,将资金来源指向鲁证期货后,鲁证期货随之发布公开声明,虽未明显否认相应事实,但也同时提出异议。

  2018年12月27日,鲁证期货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的回复均为单方面的,并且国亚金控及上海骏胜回复,以及相关报道可能存在误导性陈述或猜测,公司将保留对二者回复即相关报道造成损害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同时,鲁证期货称,会在可行情况下适时刊发公告,澄清国亚金控及上海骏胜回复中针对集团作出的指称或评论。

  1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联系鲁证期货,公司董事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回应表示,“其实我们看到公告也很意外,上海骏胜和国亚金控发公告之前没有与鲁证期货有过沟通,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单方面发公告是不负责任。”

  “后续根据工作需要和实际了解的情况,就两家私募针对公司的评论再进行澄清。”上述鲁证期货人士说,“公司内部也在调查,并且和监管部门保持着很好的沟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回复问询函中,出现了鲁证期货旗下的多只FOF资管产品。

  以上海骏胜旗下晓旭系列私募基金产品为例:其中,骏胜晓旭1号私募基金规模为1.02亿元,鲁证万泰FOF六期出资1亿元;骏胜晓旭2号私募基金规模为1.35亿元,鲁证万泰FOF六期、七期和五期分别出资8000万元、3000万元和2500万元;骏胜晓旭3号私募基金规模5100万元,鲁证万泰FOF六期、三期和四期分别出资500万元、400万元和4200万元。

  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信息进一步显示,上海骏胜上述晓旭系列私募基金产品均成立于2018年5月下旬,而其最初增持多喜爱的时间则是去年7月中下旬。

  与之相似的国亚金控,旗下增持多喜爱的两只私募基金则成立于2018年2月,初次买入的时间为去年9月中旬。

  上海一家私募机构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鲁证期货与国亚金控、上海骏胜之间的真实情况,但仅针对这一案例,两家私募机构之间存在关联也许是大概率事件。

  “我们发产品,托管都是由资金方指定的,如果资金方不指定,我们也有固定的合作方,不会那么巧,两个毫无关联的人托管交易去一起。可能是同个资金,放在了两个基金户。”上述私募高管说。

  当外界猜想鲁证期货、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三方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和关系时,另一个问题同样出现:为什么选定的增持标的是多喜爱?

  2015年和2016年,多喜爱连续两年面临净利润下滑的窘境,同比下滑幅度分别达到17.6%和42.33%。2017年,面临门店数量下降,以及转型线上销售失意的多喜爱,一度宣布推动“AI+家纺”路径,调整业务布局。

  2018年前三季度,多喜爱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6.49%至6.09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56%至2978万元,其中以互联网为核心的第二主业业绩贡献明显。

  资讯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多喜爱总股本2.04亿股,流通盘2.03亿股,但其中超七成股份掌握在前十大股东手中。

  2018年6月底,多喜爱前十大股东合计持有公司74.01%股权,其中实控人陈军、黄娅妮即持有50.85%股权,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更高达67.47%。

  至去年9月底,即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已开始布局持股多喜爱后,公司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则升至75.34%。如果以去年12月初国亚金控与上海骏胜披露举牌时的持股比例计算,多喜爱被前十大股东以外投资者持有的股份也许不足总股本的20%。

  股价的暴涨暴跌之中,多喜爱部分高管完成了减持,实控人也在去年12月筹划股权转让事项,或涉及某国有企业或其指定主体公司受让其大部分股份。

  “一方面是双双加杠杆频繁买入,另一方面却在披露举牌信息后遭遇平仓,对专业的操盘团队来说,不能不说是蹊跷。而高管团队和实控人先后宣布减持、股权转让,也不得不引人怀疑。”上文提及的私募高管说。

  根据资管网的信息,目前可查询到上海骏胜的11只基金产品中,5只已终止运行。这5只均投向期货,收益为正。

  其余6只运行中的产品收益情况则喜忧参半。一款名为“骏胜富利特尔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的复合策略产品收益最佳,累计收益达到16.9%;“骏胜元成1号证券投资基金”产品亏损严重,累计收益为-64.3%,主要投向期货。另外两款投向股票的产品收益情况也不佳,分别-28.37%和-37.5%。但对于具体持仓,并未有任何资料可供查询。

  相比于上海骏胜,国亚金控则因规模更小(5个基金产品备案,上海骏胜为85个)没有太多信息披露,但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其机构诚信信息异常,原因是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

  “在一切结论都未出炉前,所有的猜测和质疑,目前来看都没有太多的意义。”一位接近多喜爱人士说。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外资6月净买300亿抄底 五大利好来袭!国君高呼:股市进入绝佳战略配置期!

  小心!又一家上市公司担保“爆雷” A股余额超23000亿(附高危股名单)

  湘财证券再度酝酿曲线上市!这次借道哈高科 为何要“变道”上市?湘财给出独家回应

  外资6月净买300亿抄底 五大利好来袭!国君高呼:股市进入绝佳战略配置期!

  小心!又一家上市公司担保“爆雷” A股余额超23000亿(附高危股名单)

  湘财证券再度酝酿曲线上市!这次借道哈高科 为何要“变道”上市?湘财给出独家回应

  中国平安百亿回购行动!2.82亿购入350万股 距离回购上限还有24%上涨空间

  走!去英国炒股了 300万门槛 2.1%投资者可参与沪伦通 看十大要点

  四环医药(0460.HK)连环喜讯,再有两个中国首家双室袋头孢注射液获批

  2毛钱一股!史上最便宜A股来了,大股东跑了,24万股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