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新常态下的大宗商品全球化对冲套利机

圆桌论坛新常态下的大宗商品全球化对冲套利机会

  大学生找什么兼职好

  新浪财经讯 由期货资管网主办、深圳市期货同业协会特别支持的“第二届(2015)中国期货资管精英大会”于2015年3月21日-3月22日在深圳举行。新浪财经作为独家门户网络合作伙伴全程图文直播本次大会。

  孟一:接下来到我们圆桌论坛第二场,这一场由我主持,这场探讨的主题是新常态下的大宗商品全球化对冲的套利机会,我们有请几位圆桌嘉宾!吴星、黄磊、王向洋、付爱民、申唯正。在座几位都是商品起获做的鼎鼎有名的人,吴星刚才也介绍了,他是大连商品交易所[微博]十大分析师的评为,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不是供需关系决定价格,而是价格决定供需关系,我看大家听完之后也表示深有感触,付爱民先生也在我们期货行业耕耘多年,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每一个周末都要出去为期货行业站台,经常跟行业外的人讲期货市场怎么获得绝对收益。

  黄磊先生是唐印投资,我们一会儿再介绍,玛雅星海王向洋大家还记得有一个人保持者目前全国来讲最高的单年收益率,半年640多倍,这样收益的记录。申唯正是投资哲学家,他会把很多政治经济学,以及包括黑格尔,包括德国大的哲学家融入到自己投资体系当中,每一次跟他交流都挺有意思的。今天主办方很用心,正好谈到了商品全球化的套利,我们既有具有国际背景的投资机构,也有对于商品非常熟悉的,吴星应该是CME,包括国内农产品非常关注。

  你觉得全球商品套利机会,无论内外盘还是国内本身的产品哪一些品种具有机会,不一定非得套利。如果刚才傅海棠先生说的处在绝对底部未来有上涨空间你也可以谈一谈。

  吴星:我接着今天上午吴老师讲的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2013—2014年实际上是一个去杠杆的过程。而2015年或者说两会以后,有可能是恢复杠杆的一年,包括今天刚才中国钢铁发展论坛周小川也谈到新常态下的文件货币,谈到相关事情,我们自己做期货,或者做投资的时候感觉特别深刻,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从前段时间货币相对放松一些,两会以后整个市场的变化,确实有点像早上吴老师讲的恢复杠杆。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是值得非常深刻的理解,因为这近几年美国、中国,在货币这么宽松的背景下,但是货也很多,但由于中国发动机失去引擎,整个市场出现了明显下跌,包括昨天讨论的黑色,大家在讨论成本是否足够,其实大家没去考虑,在中国恢复杠杆有没有与其增长,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正确的看待,对今年的机会我自己的看法极有可能是超出市场预期的机会。年初整个化工的走势,让我们看到了市场的一个爆发力,未来黑色周一。国际国内的资金是非常充沛的,去年的股市大象都能起飞,难道大宗就一定是要跌吗?所以我觉得在新常态下,或者说中国从去杠杆到恢复杠杆这个转折点的时候,会不会大宗有很好的机会?

  孟一:正好有一个很新的消息,我们昨天和今天整个河北地区钢厂大幅度调高了价格,也是给在座黑色一个信息,那付老师您怎么看待今年大宗商品存在的机会?

  付爱民:这个里面都有套利机会,大的方面吴总也交流了,他的思维我也赞同。经过了几年去杠杆,这是一个诱因,诱因发生变化了,以后的东西也发生变化了。但是我们今天讲的对冲、套利的机会,因为我们知道从交易风格这个角度来说,从行情判断肯定是吴总专业。但是交易方法以前的时候,大家是统计套利。2008年的时候做统计套利的人赚很多,但是2009年以后很明显,刚才言总也说他的老师都破产了,为什么?因为统计套利完全失灵,而2009年以后反而出现了趋势性套利。这方面是这几年出现了比较大的不同,因为我们知道,以前铜和铝价格相差几千块钱,后来相差几万块钱,统计套利有点失去策略。这几年经过经济不断发展,很多行业内在发生了很多变化,导致了价格统计,以前统计的常态型的差距发生了剧烈变化。所以说,统计套利这两年出现了重大的挫折,而变成了基本面套利产生了很大的机会。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平衡,我觉得如果新的平衡出现以后,未来统计套利又会出现新的机会,因为交易永远没有一个方法一直能赚到钱,所以永远在变化。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作为我个人来说,这几年我更倾向于,因为我自己以前是做趋势型的,套利这一块我做得不太多,但是未来随着资金规模的发展,套利、对冲肯定是风险比较小,但是套利机会,把统计和基本面套利相互柔和,甚至我刚才提到大数据的时代,大数据来了以后把基本面和统计的套利应该有一定相关关系,做好可以把对冲形成,我觉得这肯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孟一:其实很多靠价差图,或者刚才付老师谈到的统计套利,真正做套利交易的人,每一年都会有一波不太好的感受,但是如果你根据市场的内在逻辑来分析商品背后影响价格的一些大的因素,我觉得这个反而是正途。接下来想问一下黄磊先生,您可能是做内外盘套利比较多的,您对于这方面有什么感觉?

  黄磊:今天这个主题,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在商品套利做了十几年了,但是讲之前有必要讲一下,国内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或者界限,什么叫做对冲什么叫做套利?他们有什么区别呢?我自己的理解,举个例子,去年12月我们证券市场,阿尔法出现一些风险,我们的阿尔法可以用对冲空投大部分只有一个瘸腿的沪深300指数,可能多投选了各种各样策略和股票,多投和空投之间回归没有必然性,联系也不是百分之百强相关系,能对冲掉一些系统性或者贝塔的风险,但是不是一个必然回归,但是有一个必然回归的东西,也是去年12月份的股指期限,沪深300指数和或者沪深300股票、ETF,你同样去年买的是沪深300ETF,一个月之后必然是套利,你做阿尔法必然是对冲,我自己是这样定义的。

  放在商品期货市场,刚才付老师说过,2008年之前,很多人认为统计套利,实际统计套利应该在套利或者对冲整个策略里边,是一小部分,可能很多做量化的,会拿它来做商品期货的一些量化的统计套利的分析,但是真正建立在刚才基本逻辑基本概念之上的,什么是套利,它回归是必然的。首先要有必然的回归基础,这才叫套利,不然就是投机,就是趋势性的操作。

  所以作为我们来说,我们是以套利为核心的一个策略,所有的在贸易流、传导过程当中,影响他回归必然性的因素,能对冲掉的全部对冲掉,比如说2014年以后人民币的汇率影响,实际上在2005年人民币开始单边升值到2014年大的趋势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可能你会把人民币汇率因素作为一个相对确定的量。2014年之后我们看到这几天尤其上周人民币汇率波动非常大,在你的各种策略当中,只要人民币汇率做了一个长口风险存在,那么你就是带投机因素,你就不是套利,这可能是相对极端的评判标准。

  对于今天的主题来说,未来的大宗商品市场的套利空间,我认为就像各个参与者,他的出发点、投资目标、参与市场的标准不一样,各种各样的策略,参与者只要更踊跃,市场的容量不断扩大,套利的空间就会越大。第二点新品种上市带来增量资金,以及新的交易机会都会提供更好的套利机会。所以就我们唐印来说,代表这个市场的另一个参与主体,套利机构来说,还是对未来发展非常乐观。

  黄磊:机会上面来说我们整个团队对有色金属研究更多一些,2014年全年我们在做有色金属,可能有色金属从投机角度,全年大家都在看空,作为套利机构来说,那就是为看空者提供流动性做他对手盘,2015年我们认为有色金属方面市场,大家看也有一个宏观背景,中国现在开始进入降息,或者释放流动性,或者怎样的周期。对应的是商品市场境内和境外市场比较而言,无论是有色金属或者其他工业品,甚至于一些可能在金融属性不是特别强的农产品,比如说白糖,这样的品种普遍现阶段,国内的比价跟国内市场,都在进口盈亏线附近,这是一个大的流动性背景,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因为国内在释放流动性,我们知道美国考虑QE推出之后什么时候进入加息周期,这是一个大的对比,造成了一个正向套利的2015年可能是一个主旋律,但是至于具体什么时机回归什么因素,刺激它回归,在这个背景靠单纯贸易六影响要判断,至于交易机会各家有各家的策略,细致方面我就不说了。

  孟一:谢谢黄总,接下来问一下王向洋,因为王向洋取得很多很好机会主要是靠技术方面的分析,比如说K线图的研究,现在他把很多精力也放在基本面分析也转换了,我记得去年有一波鸡蛋做的非常好,今年觉得哪一个商品,尤其你这个分析的基本面上面可能存在一些比较好的机会?

  王向洋:对我来讲我在等一个机会,你要做的东西有没有一个大的空间,也就是说基本面有一个重大的变化,这个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好像去年的鸡蛋,也是因为前年禽流感和去年上半年造成大幅的下降,但是一定会有一个必然性,到那个时候是要缺货,这个分析透了,那一波行情抓到对我们来讲,几乎他的可靠性达到80%、90%以上对我们来讲你做一个品种,80%、90%的东西你可能三年一次,大家可以看到等了很久,以前是棉花一次,每一次一个大的行情都能创造一个奇迹出来。

  大家就可以看到,这种大的行情,中行情、小行情我觉得一年有一个小的波段行情,中期行情两年次,大的行情五到六年一次,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机会,我觉得大的机会可能会出现在,因为现在这个时代找不到太多机会,感觉我在外盘上,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美元指数,撇开美元指数不讲,你可以看到很多,你现在惊讶发现你找任何一个市场的东西比方说股票,欧洲股票、德国股票,全是创历史新高,所以你看任何一个国家的一旦放水,形成一个牛市,那么现在我们中国的股票也是这样的情况,出现了,他有一个共同性,所以我觉得现在对我们来讲,我们就抓重点,所以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大行情是经过底部的振荡,慢慢形成量才会出现。所以我反而比较赞同吴星的观点,股票上涨了,那么一定是对未来的经济有预期,商品阶段一定是第一位,我觉得是以一个机会。

  但这个机会在哪个品种会出现?只能观察,就是说只有通过前面的底部不断酝酿,形成一个牛市,判断的时候才能开始做。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做,我其实是在耐心的,我觉得价格到了低位,也许是低位了,遇到大行情的机会,但是具体在哪个品种出现,我其实是在等量变和一些机会,但基本面的研究我现在很难研究出来。你说黑色,是不是大量的减产了,或者是经济上会好转。所以这个部分,目前不能判断出来,只能根据以后的价格变化。

  实际上每一次牛市出来,包括股指期货一样的,在前面涨了一大截,现在看来,比去年那段时间,当时觉得好高的价位,现在很低的价位,所以我觉得做交易的话,如果赚大钱我也赞同傅海棠的观点,只有做多才是惟一的真理。

  孟一:刚才王向洋在谈第一段的时候,我就眼睛不停看傅海棠先生,我觉得他们俩之间好像很多时候理念有点一致,尤其刚才提到的,要把握这种比较大的机会,而且要确定80%、90%成功的准确性,所以说刚才傅海棠先生在台上说话风格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他,觉得他有点夸张,但是我觉得只有夸张才让人印象深刻,他告诉你期货是可以预测的,真的是可以预测的。

  孟一:接下来想问一下申唯正,我看到您是整个被请的嘉宾当中IT背景最深的,自己还保留了一个国际直达的软件。

  申唯正:我做了22年期货,不好意思,打断孟主持,我介绍一下我,我的介绍是直达期货创始人之一。

  孟一:本来想问你一个关于大数据的问题,既然你说了和IT没什么关系,咱们还是聊一聊关于商品,你觉得商品哪一个品种未来有比较好的投资机会,跟其他嘉宾差不多的问题。

  申唯正:既然想要硬料,我就讲一下我的几个观点。第一个我是觉得,未来应该是大宗商品,高峰期已经过了,基本上是热点之下的慢慢冷却。

  申唯正:就是资金的参与程度和活跃程度,我认为这个大方向是必然的。因为中国走向金融化的话,金融衍生品会逐步推出,期权包括马上推出来的股指期货,包括将来大宗期权,期权当然也属于金融衍生品,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属于金融衍生品,我觉得大金融时代来了,大金融商品应该处于逐步冷却过程。

  如果真的说大宗商品我觉得两条,如果做多远期比近期强,因为现货是低靡的,尤其是牵扯到跨越的时候,远期比近期涨得快。

  第二个观点,原材料应该是没有产成品涨得快。套利的话肯定是以做成品多投,原材料的空投,这样比较符合逻辑。大方向金融衍生品我认为是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来了,有可能十年,甚至二十年,二十年不敢说,因为再看太远了不行,看三五年还可以,金融衍生品应该是一个方向。

  孟一:因为今天主题范围有点窄,因为局限在内外盘套利,我们今天敞开说,关于商品,问一下吴星,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言,或者说不是传言,正在逐步推进的事实,包括场外的OTC,你觉得如果OTC这个市场一旦推出来,对于整个商品,包括我们期货的价格的运行规律,会不会产生一个比较大的变化,那个时候我们的盈利模式,尤其私募基金的盈利模式是不是随时发生改变?

  吴星:我把刚才我的话说完,我觉得OTC也好,场外也好,其实代表了一种金融的深化,金融的深化有几块,我觉得国际市场是属于OTC市场慢慢场内化。整个市场的投资机构,在整个市场的力量它会慢慢的凸显。另外这几年大宗商品的背景下,其实我觉得如果看资金利率,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大宗商品为什么弱?2012年、2013年、2014年资金非常紧张,至少在中国。刚才讲的一个最大观点,如果中国汇率稳定,整个资金如果一旦宽松,而这个资金宽松,实际上我们在这两年有两次印证。第一是去年国债的疯涨,第二是今年到现在为止股市的涨幅,只说这种风目前还没有到商品市场。而我非常认可刚才申总讲的,原材料跟产成品的逻辑关系。投资市场跟现货市场的冷暖的差异性,实际上这里酝酿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这个风一旦要起,一定会在投资市场,一定会在成品市场而不是原料市场,一定是远期合约而不是近期合约,其实这已经把今年投资机会排的非常清楚,比如说市场近期过分的好,其实是一个很过分的。另外我觉得我印象中,在2009年的时候,整个资金相对宽松以后,4万亿投资出来以后,出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比如铜、有色,先期塑料活动,后期黑色,最后发现农产品涨得最少,为什么?因为不易存储。我是觉得整个市场是在变化过程当中,比如目前为止整个价格在低位。我们如果用长期养三年,假设买一个能放三年的东西,你说我亏损的概率有多大?当然会不会这么快?我觉得肯定我们现在谈早了,可能谈早了,有可能下个礼拜谈就不早了,这个说不清楚,但是我觉得这个思路实际上有。你包括企业他真的那么值钱吗?其实很多企业也不一定那么值钱,包括互联网。

  其实很多东西是兑现跟预期,我经常讲互联网的问题,你像微软[微博]多大,难道它比苹果大吗?只是市场风在哪儿?但是会不会大宗这个不确定,但是整个市场的思维,包括减产以后,整个市场会存在炒作机会,包括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届私募期货资管的会议,跟第二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市场的人多了多少?这个市场规模大了多少?但是目前整个商品期货的规模,跟2011年的规模,实际上一样大。所以钱比货多,只是未到发力时。

  孟一:刚才吴星说了一个很关键的投资策略的时候,正好话筒没声了。他说的是,在现在的策略大家已经看的很明显了,就是做多螺纹,这个螺纹大家都没听到,还要空铁矿石,跟刚才申唯正说的原材料的思想是一样的,英雄所见略同。接下来问一下付老师,您觉得相对来讲比较宏观的层面,您怎么理解?另外您今年觉得哪一个品种好做一些?

  付爱民:其实这波时机确实非常好,经过这两年商品大幅下跌,特别是近一段时间,很多交易都很难做,这时候往往根据我们交易经验,往往会涨。而现在整个市场,我们知道进入机构化博弈市场,散户越来越少,但是导致什么结果?商品定价效率特别高。定价效率比以前高很多,我们知道以前做交易,去年7月份塑料、螺纹钢直接贴水1000点,商品跌价效率非常高,这导致了整个商品交易的结构不稳定。这里我也做一个提醒,因为我们一直有一个大的思维逻辑,今年可能会有商品有最后一跌,在二三季度会出现大的空投行情以后然后触低、反弹。但是去年债券、股票、商品一条线,但是现在是债券涨了,但是股票又停了,我们认为股票上涨行情比常规逻辑早,按照常规逻辑股票比经济见低提前1—2,但是现在已经提前到2—3年,所以我们现在在看最后一跌能不能形成?现在大的逻辑应该是恢复杠杆,这个逻辑是非常质变,这个时候我们下跌的空间,因为确实我们知道经济层面还没有完全到底,但是商品期货如果效率高的话,确实可能会出现提前见底,这样的话二三季度可能反而触底过程,有可能会提前。

  套利机会我觉得申总跟吴总讲的非常好,我也支持,黑色,包括昨天我们参加的黑色会议,大概是买螺纹抛铁矿石,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套利机会。但是去年有人买塑料抛原油赚了很多钱。但是目前买螺纹抛铁矿石的价差,未来肯定还会有一定的空间,这个我觉得还是有空间的,特别这两天我们知道,北京现货市场螺纹钢大幅度上升,周六、周日,所以明天螺纹钢会有比较大的利好。第二点今年环保是非常重要的议题,如果环保出来之后会直接增加钢铁的成本,也会对原材料形成压力,也会对产成品形成利好。买产成品、抛原料,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2015年,甚至2016年跨年度的一个大的投资机会,谢谢!

  孟一:谢谢付老师,给出的意见基本都是一致的,买产成品抛原料,接下来黄磊先生,因为刚才您第一轮讲话的时候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去对冲那些有可能出现的风险,比如像汇率,可能还有类似于FOB波罗的海的指数,甚至把运费方面也会考虑进去?我想问一下,您这种有一套很完整的体系进行基本面分析的公司,通常来讲您对一个品种进行考察的时候,基本面您会进行几个要素的考察?

  黄磊:主要是从套利交易这个策略本身来考虑的,首先套利策略,比如说跨境套利,这是国内最早的套利就是在跨境套利上。跨境套利理论逻辑就是贸易流的转移。货物在不同交易市场当中的转移,重新调整供需市场的平衡,在贸易流转移过程当中,所有可能影响的因素都是你需要去考虑的,需要去研究的。但是实际上举例说有色金属,它应该说品质本身是最稳定的,在物流环节当中,因为本身自身的价值比较高,所以说像您刚才说的生贴水的影响可能占比比较低,可以相对忽略。处理的方法,比如说在一个生水比较低的阶段,你跟常态生水比较高的情况下,应该处于什么样的到案生水去衡量。刚才说到农产品,或者提到的运费,这个都体现在到案升水。对于小价值的农产品、经济作物,到案升水目前没有好的锁定对冲的方法。不管是农产品还是其他的产品。

  这个因素放在市场上,作为一般金融机构投资机构他就没有贸易优势,因为你锁定不了这个成本,你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就这个问题我谈一下。

  我补充一下刚才前面几位老师讲过的新常态,其实我为什么提新常态?今天的标题是新常态,而不是说硬着陆,我们讨论的不是硬着陆而是新常态,这本身就是一个宏观比对的概念,新常态是一个平稳的状态,这是新常态。对于大宗商品旧常态是什么?我们知道过去中国经济不断发展,大宗商品源源不断向中国流入,变成新常态之后,各种过剩,国内产生过剩,国际市场原材料过剩,现在这种新常态,到底依靠国内目前的市场情绪的转变,或者说是流动性的变化,到底在什么样的度?它能够达到扭转?这是未来大宗商品到底有没有可能牛市的关键。但是至少我认同,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新常态,至少是一个底部区域。

  黄磊:我们特殊一些,我们是非常严格的套利交易,因为我们作为比较早的中国国内套利交易发行产品管理产品,本身产品跟投资者推介的时候,我们是套利交易,我们就追求稳定收益的策略。所以没有必要在产品当中去加入投机性的风险。所以做的非常严谨,我个人来说,在策略的执行上面,所有可能的无法控制的风险,尽量去对冲,对冲不掉这种策略就不符合我们的交易惯例。

  孟一:就是非常严格执行的长口为0的策略。谢谢。接下来问一下王向洋先生,因为去年的时候那个产品表现的很好,现在看到你公司,包括自己个人有一些,包括公司运行有一些变化,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包括未来对于产品规模,以及产品设计怎么想的?

  王向洋:我们去年产品做的很好,其中有一个是高峰期发行的,其中是因为市场有一段时间下降,但是现在又扭回市值之上。最近我们做的一些调整,我们原来是趋势交易,你原来的方向做价差就会出现风险,因为是来回振荡的。所以这一次我们加入了一些量化交易,量化交易大家可以看到,其实我们产品在最近两个月其实是稳步上扬的。等于是这段时间几乎我就在旁边看,很多交易都不是我做,我只是看有没有大风险。

  所以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耐心等一个机会,所以团队的建设,由于基金的操作,所以要求你,有几种应对的策略方式,在这个市场不适合你的时候,你启用另外一个策略,但是如果还是你做这个策略,因为你的惯性思维不太吻合交易的,所以尽量不要参与机会。对未来我们经过这一段时间磨合,我们对未来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我们知道怎么样应付现在的市场,而等待未来的机会。

  所以我们觉得,隐隐约约觉得有些机会要来了,来了之后如果有些东西,如果能吻合我的交易策略,也许我就会出手。所以我们现在目前的交易方法,目前这个阶段是在稳步找机会的过程,当然中间有其他策略,我们只是以成绩论英雄,这段时间量化交易做的好,那就继续运行下去。如果交易机会来临了,那就依我们经验,我一定要等到一个机会,如果价格要上升一定要有成交量,成交量要逐步放大,这是我做一个东西的标准。那么我如何判断市场会有牛市?我觉得经过20年的交易,我发现有一个特征,不论在牛市的初期和熊市的初期,总会有一两个品种会提前走出来。包括2008年之前我发现,在下跌过程之中,大家还认为市的过程之中,其实有一些品种已经提前一年走熊市了,就是锌,所以以前牛市过程中总会有一两个品种先走熊,然后大家反应过来之后来不及了,所以我觉得都会有先兆的,如果牛市来临,尤其是商品期货,如果发现有一两个产品率先走牛,你没赶上,我觉得不要紧,就等着其他品种开始启动,我觉得这是一个先兆一个判断。所以我觉得未来,像吴星说的,也许会提前。因为我原来预计两年后开始商品到底部会起牛市,也许很快就会到了。所以目前我看到好多东西出现一个反常的情况,价格到了底部,越来越多的逼仓行为发生了,这个在以前熊市过程当中不可思议,出现逼仓是因为有些产业提前预判底部到了,但是时机还没有完全出现,但是他认为这个价格合适,看空的坚决不看空。大家说这是一个行情,那人家也不是傻的,做多的一定认为有些基本面发生变化了,他可能才会做,只是因为时机还没到,所以才会产生他也不人数我认为到低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先兆,当然作为我们做基金,这很方便。我们等于走出第一段。所以我认为有一个理论,我们永远不做空城部队,我意思是前面仗就是多空你们先打,等他们打出来了我们再上,我们做一个基金,时机不太大我们不主动创造价格,还是跟随价格是最好的,所以我觉得未来可能我们还是耐心等机会,谢谢!

  孟一:向洋的投资体系当中还是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原来他做了很久技术分析交易的烙印。比如说提到品种一定要成交量放大,包括基本面和技术面产生双剑合璧这样的条件下会更加有信心入场,另外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期货市场永远是这样,墙倒众人推的市场,我们不要做工程部队,不要做先头部队,而跟着大部队来,就会有比较好的回报。

  最后一个问题问一下申唯正先生,他刚才提到了,他做了好多哲学的功课,大家千万不要置疑哲学方面,因为索罗斯就对哲学非常有研究,我看到唯正对市场上非理性行为有一些研究,不知道在这个话题上你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研究的成果?

  申唯正:既然孟一主持这样说了,包括昨天我们杨志为总也一直跟我说,让我分享一下最近学了一段哲学的感觉、感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个哲学家,包括刚才崔总他讲索罗斯、卡尼曼,卡尼曼是心理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心理学家,他的观点其实和我们付老师的观点是不一样的,他的观点是市场不能预测的,因为西方有两个阵营,市场是可预测和不可预测的,大家都在探讨这个问题,到底是可预测还是不可预测的?这个问题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我就想讲方法论问题。

  那市场到底可不可预测?这个肯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我问了几个人,因为我是搞技术分析出身的,咱们学理工出身做期货先看图表,图表基本条件是什么?三个条件,第一市场包容一切,市场价格不包容一切就没必要做技术分析了,因为它反映在价格里面,价格包容一切,尽管包含的是一个不确定性的,或者是一个不是真理的市场价格。但是这一块反映了市场所有大家知道的信息。第二个是趋势运行,第三个是历史会重演。历史会重演也是数据,包括刘总大数据时代来了之后,数据是什么?数据是归纳过去的一些经验教训,归纳总结推导未来走势,这是市场不可预测和可预测的争论,市场到底可不可预测,刚才我说问了几个国内比较顶尖的哲学家。有一个郭教授他讲了一个粗粒化的观点,粗粒化的观点我简单讲一下,大概的意思是,在一个大区间内,粗粒范围或者是宏观范围,是可预测的。比如说一天突然下错单了,制造了一个波动,这个谁能预测?谁也预测不了,这是小范围的,所以大的宏观上来讲他认为是粗粒可以预测的,但是微观上是不可预测的,他是这个观点。你刚才讲非理性的研究上,我觉得主导咱们世界发展,或者人类进步的,其实是非理性的世界,而并不是理性世界的主导。包括我们期货交易者,多数都是非理性的,包括你买房子,买车、衣服,都是非理性行为。美国有个统计,有一个商店一个店员他是学心理学或者哲学的,然后就在那儿劝顾客去买东西,一个人去买东西然后他劝他,劝了一天,十个人只有两个人买东西,这八个人都没买东西,因为去买的时候,冲动想买的时候,他分析来分析去,店员很会分析,口才也很好,分析到最后八个人劝走了,专门电视台在那儿采访有过这样的统计。这是在美国一个报纸上登出来的新闻,为什么八个人都不买?因为他被理性劝服了,所以不买。所以咱们做单子都是非理性的感觉买的,真的是理性分析来分析去,像很多创业版100多年才能赚到,凭什么去买?7、8倍,5、6倍的市盈率为什么不买?所以多数人交易行为是非理性的,当然对冲是找到一个理性分析方法,但是多数交易,单边交易我认为是非理性的。

  还有很简单一个例子,比如说46万,大家如果学过经济学知道,一个是选择46万现金,一个是选择50%的赚取100万的可能性,如果学过经济学就知道,50%赚取100万的可能性是多少?它的效能值是50万,但是和46万相比,大家选择是什么?当然在座可能对46万和50万来说,对自己家庭影响不大。那么好了,46亿和50%的赚取100亿,你选择哪个?这毫无疑问大家都现46亿,或者46万。如果你的参照点,比如你的财富来说,是影响你不大的线万的效用。从理性角度来讲肯定选择50%的100万可能性,但是从线万,这是为什么?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肯定是非理性的。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卡尼曼说的,真正原因是看到了回避风险。

  申唯正:参照点的问题,还有借这个机会我讲一下资本与精神,或者财富与幸福指数。今天我们来这么多人几百人,为什么?就是为赚钱而来。但是赚钱赚到一定程度,我觉得我们傅总包括所有在座都赚到一定程度,但是我问你你赚钱幸福吗?你肯定有幸福。但是你赚到一定程度什么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候,可能每个人都有一个平衡点。比如说孟一主持,现在他年薪100万,突然有一个人说出300万聘他,他有可能去。但是如果他认为100万活的很滋润,包括他天天飞来飞去很忙。但是他认为他有一个自我存在感,在这儿见了很多朋友,而且他主持一下得到了大家很认可的价值观,他认为他就做主持,我就不干年薪300万的事情,这个我觉得到一定年龄你说什么事。如果是小年轻20多岁,他刚开始进入这个市场肯定是为了赚钱,赚钱越多越好。但是到一定年龄的时候,看我们短线操盘手何俊,他说赚了几百万很累,把身体耗掉了就没意义了,那这个精神是想证明什么?

  刚才说了索罗斯,索罗斯在80年左右的时候就赚到2500万美元,他认为这2500万够他一辈子花了,所以他就在追求他的精神,他追求什么?他在追求自由。严格来讲他是个哲学家不错,做英镑、做外汇做的很好,但是严格来讲他其实走进了一个极端,我认为,我批判的观点不知道对不对,他走入什么极端?他把人看成一个个体而不看作整体,人的个体跟社会脱节的话是没用的,如果社会整个都乱,他支持的,他在支持他的政治梦想,政治梦想是什么?让全球人都自由起来,那是可能吗?是可能。但我觉得他追求那个,单独一个人那种独立自由的可能性我觉得是不存在的,所以他追求很多地方这个地方革命,那个地方革命,他追求什么?他追求他的价值观。

  我说这个意思是,他其实是在追求有一个政治梦想的时候赚到很多钱。如果你是为了赚钱而赚钱,肯定你赚不到钱,但是如果你把追求你的人生价值放在里面,就像付总说的,我认为这个市场是可预测的,追求我认为的价值观,那么你就赚到钱了。这也是一个悖论,如果你把追求赚钱作为目的,你肯定赚不到钱,当然也有人靠运气能赚到钱。但是你如果把它当成手段,把它追求你自己,证明自我的一个幸福指数,或者一个自我的精神,一个价值观,那么你就能赚到钱。我是这个意思,不知道对不对大家批评。

  孟一:我觉得真的有点行而上者谓之道的感觉,而且关于市场到底是随即还是可以预测的,唯正说一个观点,市场在短期之内预测比较困难,但是如果以中长期,以周线或者月线这种级别时间周期来看的话,通常市场受价格影响可以判断。

  我们很多观众就给我们打电话,因为之前很多观众在股市当中赔了很多钱,就觉得股市是完全不可预测,然后就骂政府,说政府骗了我们好多钱。但是我个人感觉,随即漫步这一派,这种价格或者可以买稳定赚钱的这一派,真的矛盾挺激烈。因为有的时候你跟他聊市值管理,他跟你聊流进砝码,有时候你跟他聊供需关系,这个好像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我个人觉得一个东西是不是随即的,通过两个规律能够看得出来,第一点过去能不能影响未来,比如说我们拿双色球举例子,任何一次彩票抽奖都是独立的,同样是赌博比如21点,发出去的扑克牌和剩下的牌会产生影响,所以21点赌博相对来讲不是随即的,而是相对来讲有一些规律。

  对于彩球,每一次出现结果都是随即的,它可能就是一个随即的,所以我觉得过去能不能影响到未来,这肯定是一个判断是不是随即的重要标准。如果金融市场的话,有大量的资金沉淀,未来都是为了资本的盈利性,那肯定不是随即的。

  第二点看这个市场当中,有没有一些可以稳定获利的人。我们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一个人靠随即性的游戏能够获利,能够发家致富的。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知道靠市场,比如说有在座这么多出色投资者,我相信这个市场一定不是随即的,既然有这样一个规律可以寻找,金融市场在未来就应该是大有可谓的,今天时间关系让我们再次用掌声感谢给我们精彩分享的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