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晓驷满足女性长远利益助力女性脱贫致富

孟晓驷满足女性长远利益助力女性脱贫致富

  脱贫致富,关乎百姓民生。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国将继续加大精准扶贫力度。社会组织如何发挥精准扶贫特殊作用?

  2018年3月8日,全国妇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妇基会”)理事长孟晓驷做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畅谈推动女性脱贫、帮助女性平等就业与全面发展。

  全国妇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孟晓驷巾帼力量撑起脱贫攻坚“半边天” 百万贫困妇女创业脱贫着力促进产业与金融有效结合,可以解决困难群众发展产业资金不足的问题。孟晓驷介绍,妇基会为配合全国妇联“巾帼脱贫行动”,在多年开展的“母亲小额贷款”项目基础上,适应市场变化和农村妇女发展诉求,进一步加大汇聚社会资本的力度,通过招标征集创业项目,瞄准贫困妇女创业需求,为贫困留守妇女、返乡创业女性、单亲特困母亲等特殊困难群体创业就业提供资金支持。运用“公司+农户”、“女带头人+农户”等多种途径,加大贷款与技能培训融合的力度,将两者更好地衔接起来。孟晓驷说,循环贷款金额虽小,但多年坚持贷女不贷男,贷穷不贷富的原则,有效破解农村妇女难以享有平等贷款权利的矛盾,对提高妇女在家庭和社区的地位,发挥了积极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多年来累计滚动投放资金近3亿多元,扶助近15余万贫困户发展种养殖和加工业,30余万贫困妇女创业和再就业,辐射带动近300万人脱贫致富。仅2015年到2016年两年间,创业就业项目共投入资金5000多万元,培训7万多名妇女,为3500名女性提供创业扶持金。”互联网为公益慈善发展创造全新空间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互联网从生活、社交、消费全面影响着人们的社会生活和生产方式,也为公益慈善的发展创造了一个全新空间。

  孟晓驷介绍,妇基会先后成立了各类跨界组织联盟,创立各类型专家智库、媒体智库、企业智库,让各类资源在公益平台上相互碰撞交融、互补优势、共享共赢,充分发挥妇基会公益平台的优势。

  与此同时,妇基会高度注重对女性社会组织能力的培养。2015年妇基会发起“超仁妈妈”项目,集合近百个由女性公益人发起的项目,统一线上筹款,通过奖励机制充分激发女性组织参与的积极性,加以线下的资金支持、资源链接、能力培训、交流平台,努力提高女性参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率。

  孟晓驷透露,项目目前筹集到2370多万元,影响300余名女性社会创业者及其项目和机构,扶持100多家女性公益机构投身就业、健康、教育、环保等多个公益领域,项目直接或间接受益人数达10万余人,逐步发展成国内首个助力女性参与公益创业的项目。

  移动互联网每天产生海量信息,让公益组织的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公信力建设刻不容缓。孟晓驷强调,必须从源头严格执行信息披露制度,完善危机处理机制,做好项目把关,真正让所有善款装进“透明口袋”,让公益慈善在阳光下运行,使基金会的公信力经受住移动互联网的挑战。

  目前,帮助女性脱贫的具体措施包括就业培训、电子商务培训、提供贷款等,除此之外,针对特殊地区,比如集中连片贫困区设置了一些创业扶持项目。孟晓驷介绍,妇基会发起的“妈妈制造”公益项目,有效带动了当地妇女创业就业。

  “2014年我们在青海互助县进行入户探访,在一位土族老阿妈家看到一桌子绣品,鲜艳的颜色、精美的图案将破旧的房屋映衬得熠熠生辉。她说,这些手工艺品是老阿妈为女儿准备的嫁妆,工艺复杂,绣了好几年。因为费时费力又卖不了多少钱,年轻人不愿意做,也不会做。”孟晓驷坦言,“这件事启发了我们:部分古老的手工艺技术,一方面很难融入以时尚为主流的消费市场;另一方面不少非遗工艺技术因无人传承而濒临失传。”为此,妇基会发起了“妈妈制造”公益项目,有效解决了留守妇女居家就业。项目逐渐拓展为以自然村为单位,建立“妈妈制造合作社”。妇基会为每个合作社提供启动资金和管理培训,邀请知名设计师为产品设计融入时尚元素,使产品更具时代感、符合市场需求,通过电商平台打通营销渠道。贫困妈妈通过培训,按照标准化、规模化生产,将项目升级为可复制的、兼具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公益产品,吸引更多的商家和资源融入,从而使项目具有自我造血、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孟晓驷介绍,目前,“妈妈制造”公益项目已在8个省建立了18个合作社,内容覆盖蜡染、扎染等,带动1000多名传统手工艺妇女创业就业。

  在帮助女性脱贫方面,妇基会开展过很多公益项目,“母亲水窖”公益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孟晓驷介绍,2000年,在全国妇联的领导下,妇基会组织实施“母亲水窖”项目。项目启动之初主要是为解决干旱贫困地区家庭生活、生产用水问题,建设一家一户的集雨水窖和农村社区集中供水工程,逐步发展为以水窖为核心,覆盖家庭卫生、庭院经济、生态保护、社区经济的综合扶贫公益项目。2013年~2017年,“母亲水窖”共计建设261处集中供水工程、9600个分散式供水工程,72万人受益。

  母亲水窖项目被写入《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白皮书》、《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状况白皮书》,荣获首届“中华慈善奖”。 2015年,国际小行星中心将一颗小行星正式命名为“母亲水窖星”。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贫困人口减少了6800多万,贫困发生率由10.2%下降到3.1%,这份成绩单含金量很高。贫困人口中,女性贫困群体数量庞大,孟晓驷分析了其中的原因,在贫困地区、特别是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农村,因长期以来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传统观念及婚育习俗的影响,加上公共资源(如教育培训、卫生、金融等)配置不均衡,女性受教育及培训的机会少于男性,致使她们的生产技能和接受外界信息的能力相对较弱;在大规模劳动力迁移过程中,留守妇女除了承担沉重的家庭照顾负担,空巢家庭也让她们在生理、心理、人身安全等方面都承受了极大压力和挑战,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和社会风险,女性更容易重新陷入贫困境遇。作为家庭的主要成员,如果导致女性贫困的相关条件和因素(特别是教育、意识、技能、健康)不能得到有效的改善和改变,她们对贫困代际传递特别是对女孩子有很大的影响,很容易形成后代重复前代的贫困境遇恶性遗传链。

  孟晓驷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妇基会配合中央的统一部署,在全国妇联的领导下,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充分发挥基金会的特殊优势,围绕生态扶贫、创业扶贫、健康扶贫、绝对贫困人口帮扶等方面,实施了一系列公益慈善项目,五年来累计投入22亿多元,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成效。

  帮助妇女脱贫是妇基会的重要工作任务之一。孟晓驷表示,在参与脱贫攻坚工作中,妇基会具有以下几个优势:

  一是具有公募资格和较强的资源动员和整合能力,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充分利用公益捐赠平台,快速便捷地汇聚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爱心或闲置资金,同时将资源聚焦在扶贫对象身上,把政府的关怀、社会支持直接惠及到贫困人群,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基层政府财政投入不足的困难。

  二是基金会的民间性。由于发于民间,贴近基层、贴近群众生活,可以近距离了解贫困人口的诉求,基金会策划的项目瞄得更精准、嘉善兼职招聘工作效率更高,可直接针对不同区域、不同贫困程度开展可行性更强的扶贫活动,扶贫效果更有效。

  三是具备较强的专业性。这种专业性体现在扶贫项目策划、实施、评估的全过程,倡导自下而上的参与式扶贫,立足于贫困地区的长远、可持续发展,致力于激活贫困群体内生性动力和“造血”功能。同时通过动员志愿者服务队伍参与项目持续的监管,以及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公信力建设,保障社会资源如资金、物资、服务、技术,公平公正地落到贫困地区的有需求的群体,追求公益项目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可以改变市场因利而带来的不公平现象。

  四是基金会的宗旨和目标追求的是脱贫的长远效果,追求改变贫困人口的意识与能力。因此通过擅长运用介入式的专业培训,将大量的信息和技术技能传授给受助群体,也是通常所说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种扶贫模式是政府自上而下、通过体制动员的扶贫模式的有力补充。

  对于如何看待妇女发展,孟晓驷表示,贫富分化不仅反映在偏远农村,在城镇同样存在贫困人口、存在特殊困难的群体。因此,妇基会的项目在聚焦贫困农村妇女的同时,也根据妇女群体的分化与需求多元化的形势,不断丰富和提供符合不同区域、不同阶层妇女多方面需求的项目,构建了一个多层次、多类别、立体化的项目生态链。其中包括了城镇失独母亲关爱行动、助老爱老工程、救助唇腭裂贫困家庭的母亲微笑行动等以及有关社区文化和家庭教育等系列活动。

  对妇基会来说,促进妇女发展要重视贫困妇女基于生存需求的现实性诉求,如“母亲邮包”项目的发起就是要解决绝对贫困妇女日常生活亟需而短缺的物质支持。5年来,妇基会募集了1.06亿元社会慈善资源,为71万个贫困妇女和家庭送去关爱。

  为满足贫困妇女战略性长远利益诉求,着力把所有项目纳入发展机制。所谓发展机制,重要的一点是把妇女从被动受益转变成为主动参与,从客体转变为主体,通过参与式、体验式的公益活动,促进妇女意识和能力的改变和提升,从而在发展上赢得主动。很多贫困妇女在参与公益项目后,心态和视野发生了深刻变化,她们从封闭的家庭走出来,主动关心村社公共事务、关爱邻舍、参与社区的各类活动,甚至发起成立互助合作社,与姐妹们共同谋划发展致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