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和白银价格操纵——史上超1万亿美元规模的

黄金和白银价格操纵——史上超1万亿美元规模的庞大诈骗

  全球主流财经媒体的报道显示,历史上最大型的金融诈骗案包括美国麦道夫庞氏骗局,投资者在该诈骗中损失约200亿美元;以及各大银行的LIBOR操纵案(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已经有近20家银行认罪并支付350亿美元的罚款,这个金额基本等同于它们在LIBOR操纵案中所盗取的资金量。

  然而,这些财经媒体似乎忽略了另一个规模远远高于上述两类案件的诈骗形式。自1980年以来的近40年间,这种超大规模的金融诈骗已经发生了上千次,经计算得出这种诈骗所攫取的资金超过1万亿美元!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是麦道夫庞氏骗局的500倍,是LIBOR操纵丑闻的285倍,因此,该诈骗形式也毫无疑问是金融历史上最可怕、规模最庞大的诈骗,即暗深势力对黄金和白银市场的价格操纵。

  对贵金属市场的价格操纵一直是、而且仍将持续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犯罪形式,只因暗深势力对监管机构、监察机构和立法机构的控制和渗透,让它能够完美逃脱法律的留意、起诉和制裁,它对金银市场的资金掠夺可以说有着非常安全的保护罩。

  主流财经媒体并非完全不清楚这一本质,它们反而有意掩盖诈骗真相。因为,这些主流财经媒体本身就是由暗深势力运营起来的,是它们在公众面前的代言人。

  操纵全球贵金属市场创造了极其庞大的利润,没人能够割舍。把握了主流财经媒体,就能非常有效的控制民众舆论和他们所接触的信息。针对黄金和白银市场的宣传和说辞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期货加杠杆亏损比如当贵金属价格上涨时,主流媒体攻击这是一种消极的、不利的信号,而价格下降才是好事。因此当市场上出现大规模且一致的价格攻击行为时,那些关注并持续分析市场的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市场积极发展的结果,因此放下了戒心。

  一旦市场价格自由发展,主流财经媒体就会开始诋毁黄金。它们甚至将黄金比作“庞氏骗局”,但是,如果你谨慎地思考这些理论,就会发现连牛奶和鸡蛋都会被它们看作是骗局。这种论调实在荒谬得很。庆幸的是,诋毁的言论随着时间对公众的影响力正在逐渐降低。

  在1970年代初,美国石油大亨Bunker Hunt和Lamar Hunt两兄弟认为白银价格被低估,因此大量买入白银,到1979年,他们几乎垄断了全球白银市场。白银价格被推动上涨,从1979年9月的11美元上涨到1980年1月到50美元,Hunts兄弟从中获利20亿美元到40亿美元左右。

  当时多数银行都在做空白银价格,但是无法抵挡市场供需不平衡,白银价格疯狂上涨。于是,主流财经媒体开始发挥其作用,将Hunts兄弟形容为贪婪、极具野心的投机分子。尽管有证据显示,Hunts兄弟完全是根据对市场的大量分析而得出白银价格被严重低估的结论,但是媒体的夸张言论掩盖了这些证据。

  之后,作为监管机构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出面,改变了市场游戏规则,宣布白银期货合约“只准平仓”,新合约无法成交。白银价格从1980年1月的50美金迅速跌至3月的10美金。这直接摧毁了Hunts兄弟,让他们在3月底陷入困境,后来不得不申请破产。

  也是在这次事件中,暗深势力突然发现了贵金属价格操纵潜藏的巨大利益价值,于是改变了操纵市场价格的方式,让它创造的利润呈指数型增长:将纸币和低成本的电脑数字结合并转变成同等的实物黄金和白银。自Hunts兄弟事件后,诚信的贵金属价格机制已经失效,贵金属期货市场变成了有组织有预谋的金融诈骗场地。

  在1980年代,暗深势力还未全面侵占贵金属市场之前,黄金价格曾触及850美元,白银价格曾触及49.45美元。这两个价格可以看作是自由市场的合理价格,而且后续还可能创造新高。

  如果根据美国相对保守的通货膨胀数据来进行换算,那么到如今,黄金和白银的价格应该分别在2510美元和147美元左右。但是,如今的实际黄金和白银价相比1980年合理价格换算后却分别低了1300美元和130美元左右。但是,即使考虑到金融、财政、经济和地缘政治持续恶化,如今的黄金和白银也不应该比1980年价格在经过通货膨胀换算后低这么多。这一现象本身就透着不寻常。

  被掩盖和忽略的线亿盎司,每盎司的价格压低了1300美元左右,意味着全球黄金市场的价值被低估了7.54万亿美元。此外,还有205亿盎司的实物白银是以珠宝、银器、硬币等的形式存在,每盎司价格压低了130美元,意味着全球白银市场的价值被低估了2.67万亿美元。即黄金和白银的价值总共被低估了10.21万亿。

  这部分消失的价值就是暗深势力操纵贵金属价格所造成的结果,它们剥夺了本属于黄金和白银所有者的利益。而且,这个10.21万亿美元仅仅是最低估算值。如果按照客观情况来估计,如今的黄金和白银价格相比1980年价格在经过通货膨胀换算后起码要高出2-4倍才对,那么市场被低估的价值又何止10.21万亿美元,而应该在20万亿-40万亿美元区间了。

  但是,多年来真相很少被质疑。Hunts兄弟付出的沉重代价依然有效震慑了公众。作为公众口眼的主流财经媒体没有声音,而作为最高权威的监管机构CFTC曾在2009年至2013年对白银市场价格操纵进行了所谓的调查,结果无疾而终,对外宣布没有发现任何操纵或者不正当的行为。

  然而,2016年,在没有任何CFTC干涉的情况下,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承认它和数家国际大型银行、以及SIFI(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银行多年来持续大规模操纵白银市场价格,即使是在CFTC调查的3年时间里也没有例外。这直接打脸CFTC。而且数日后,德意志银行再度承认它和多家其他SIFI银行也曾操纵黄金市场价格。

  2014年,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希拉里克林顿任命了其竞选活动的首席财务官Gary Gensler。Gensler此前曾是高盛(Goldman Sachs)合伙人、CFTC主席。当时的希拉里·克林顿极有竞选成功的可能,一旦她当选总统,Gensler则将被任命为美国财政部长。

  不得不说,Gensler在这个位置上对暗深势力的帮助远远大于他作为CFTC主席的时候。然而,希拉里·克林顿并未如预期的当选,特朗普成为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傲慢狂妄和特立独行对于如今的暗深势力无疑成为一种威胁。

  虽然很多人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是黄金和白银价格操纵是毫无疑问的事实,而且证据充分。当前的黄金和白银价格远远低于在自由市场中理应达到的水平。一旦市场回归理性和自由发展,贵金属市场价格还将一飞冲天。(文/Stewart Dougherty)